您的位置 :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小说库> 短篇> 十万雄师斩阎罗

更新时间:2019-03-11 13:04:05

十万雄师斩阎罗 已完结

神州彩票恭喜:十万雄师斩阎罗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www.pikyt.com.cn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阳朔 分类:短篇 主角:第文,许飞卿

主角叫许飞卿的书名叫《十万雄师斩阎罗》,是作者阳朔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说完这句话,他便施施然躺到许飞卿的床上,比躺在自己的床上还要随便、自然,而且舒服。.... 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短篇 玄幻仙侠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堂。

血红的三个大字,是江湖中无数人眼中的救星。当然也是无数人心中的拘命符。

第一人最初创立第一堂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相信他真有铲除世间任何邪恶的能力,投诉者寥寥。

即便他手下那些最忠心的兄弟对此也颇有怀疑,毕竟武林中门派林立,奇人异士更是无穷,单以第一堂的实力是否真有裁决武林中任何事务的能力,不能不令人质疑。

不过当第一人以他的铁腕和冷血解决了几桩著名案件后,便无人敢再质疑第一堂的实力了。

现在坐在堂上那把交椅上的,并不是第一人,而是第武。

近年来投诉者日渐减少,所投诉的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第一人劳累了多年,又实在不愿天天去理会这些小事,索性放手让儿子来处理。

只有事关几个重大门派的投诉他才会亲自受理。

第武年近而立,早早的坐上这把交椅对他而言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他开始还有些激动和新奇,可没过多久便和他老子一样感到厌倦了。

时下的武林已真正成了礼仪之邦,孔老夫子当年满腔热血,奔波一生,周游列国要复的周礼通过第一人的铁腕却实现了。

武林中人现在真是相敬如宾了,见面时总是不厌其烦的行礼,挖空心思说着好听话,唯恐一不留神被对方抓住把柄告到第一堂去。

打架斗殴,寻纠滋事,就跟绝了迹的恐龙似的,只是老人们缅怀往事时的事了,就仿佛那年代已过去了几千个世纪似的。

至于以强欺弱,以大压小,以多欺少,以富凌贫这些人类与生俱有的种种劣根性似乎也完全从人类的血液中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人们无论遇到什么事,都遵循着一条没有人制订,更没有人颁布,却是人人遵守的法则,一要有礼,二要退让。

礼多人不烦,自然也不会有把柄落到对方手上,而退让中也大有学问,假若我退让了五分,你却退让了三分,那就是欺负我了,非告你到第一堂不可。

而近年来第一堂所接到的投诉全是这一类的,就连第一人也感到厌倦和反感。

不过第一堂设立之日起便有一条铁定的法则:不许拒绝任何投诉,而这一条便连第一人也无法更改。

所以不论感到多么可笑无聊,第一堂上下的人还是打点出十二分精神,煞有介事地接待投诉者,处理案件。

第一人对这种局面既感到意外,又感到高兴,也不免有些失望,铲除了他深恶痛绝的种种不公正的现象固然是好,只是这武林未免太死气沉沉了,没有了昔日令人热血沸腾的景象。

“有得必有失,平平静静的总比乱砍乱杀要好得多?!彼谛睦镒晕康?,不过他隐隐约约也觉得,把一个个持刀佩剑的武林豪客弄得比未出阁的少女还要拘谨守礼也未必是好事。

第武先皱着眉毛处理了两桩投诉,手下的人都看得出他很不高兴,人人都加倍小心,走路也轻得跟猫似的,似乎怕踩死了蚂蚁遭投诉。

其实第武不高兴,一是因为案子太无聊。一桩是秦山派的松灵子控告海南派的晚辈方青向他叩头时,三个头响声不一,显见敬老之心不诚。

另一桩是青海派的女侠纪卜馨控告丈夫连云鹤乘她睡觉时与她春风一度,事先却未征得她的同意。

第武险些怒骂出声,这些人把第一堂看成什么了?不过他脾气虽暴躁,还是压住了火气,因为第一堂还有条规定:申诉者总是正确的。

他简单说了句:“案件太复杂,需要经过大量的调查,押后裁决?!北闳萌税捕倭礁錾晁哒呷チ?。

而他恼火的真正原因就是:第一堂已无事可做了。

其实这一点许多人都看得明明白白,却没人敢说出口,况且第一堂已是武林中的神殿了,总不能有事时烧香拜佛,过后便拆庙烧神吧。

所以不管有事无事,第一堂永存。

第武自然最懂得这个道理,可让他做个无事的神祇,却让他太空虚了,他只能叹生不逢时,恨不能生在那些动乱的年代里,也和父亲一样,大展宏图,创出一份惊天之业。

可惜该做的事都已经让父亲做完了,他也只好枯坐这冷板凳了。

随后他又处理了些家族中的财务,第一堂既非朝廷,也不是官府衙门,没地方收税,可要使这座庞大的机构运作起来,耗费的钱财比任何一个巡抚衙门都大得多,而银子从哪里来,既不能向申诉者收取,反要搭上许多衣食路费,更不能向那些受裁决者收取,因为那同样是勒索,与第一堂的宗旨相背。

第一人只好自力更生,不是种地,也不是纺棉花,而是经商。

第一堂的面子没有人敢不给,凡是第一堂看中并想插手的买卖,所有的人都识趣避开,哪怕是因此倾家荡产也口无怨言,有一些不识趣的不是得了些怪病就是凭空失踪了,几年下来,南七北六省的盐、茶、粮食、布匹、马匹这几项利润最大的行当便只有第一堂在做了,所以第一堂已是富可敌国。

第武处理完了这些烦心事,松了口气,忽然想到了一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华山女侠崔碧云,人称芙蓉仙子,人长得确实美艳如仙,至于武功如何就没人知道了,因为近年来只有同门师兄弟间切磋武功。偶尔动动刀剑,江湖上早已听不见金铁交鸣声了,自然也不会知道谁的武功有多高。

三月前,芙蓉仙子随她师傅华山派掌门人来拜见第一人,第武自然陪侍在侧,芙蓉仙子看着他时,眼中崇拜而又爱慕的眼神燃起了他胸中熊熊烈火,第二天,两个人便到了一张床上。

这一次的艳遇热烈却又短暂,三天后芙蓉仙子便随师傅回华山了。

看着芙蓉仙子远去的背影,有那么一刹那,第武真想抛弃一切跟随她而去,但他知道他做不到。

随后的日子里,他看任何人和事都不顺眼,动辄发怒。他自己也感觉到这一点,对自己也分外恼火,可就是管不住自己,如此一来,发火的频率越发高了。

他知道神可以发怒、发威,但乱发脾气绝非神的本色。要想做一个神,不为任何外人、外物所影响,所左右才是最基本的条件,就像他父亲一样。

昨天,他接到了芙蓉仙子托人捎来的信,说她今天即可到长安,而且这次是自己来的,想留多久就留多久。

第武明白信中的暗喻,即是说她已决定完全委身于他,听凭他的安排。

他的心境立时豁然了,看什么人和什么事也都顺眼了,除了上午接到的这两桩荒唐的申诉。

“二少爷在哪里?”他忽然想起有好几天没看到弟弟的影儿了,不禁问了一句。

平时他从来不关心弟弟在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弟弟除了吃喝玩乐也真没什么可做的事,不过他惟一觉得不满意的地方是:

弟弟应该多骑马打猎,饮酒狂赌,这才是男人的本色,而不应天天泡在天香阁里。

不过这话他不但不敢说,连脸上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要对弟弟有一点不满,那就是拿刀子去扎父亲的心。

比拆了第一堂罪还要大,他只好不闻不问,不过他心里其实是和父亲一样喜爱着弟弟。

“二少在天香阁?!?/p>

第武笑了,不是平日那种讥诮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他有些理解弟弟了,甚至突发奇想,想去看看天香阁有什么地方能令弟弟如此迷恋。

不过他也知道不管怎么想也不能去做,因为他是未来的神。

“生活是美好的,女人是美好的?!彼谛睦镉芍愿锌?,仿佛发现了一条人生的真谛。

“二少,对那小玉姑娘还满意吗?”

一个姑娘静静地问道。

尽管天香阁的姑娘个个以美艳而闻名天下,这位姑娘才是拴在第文脚上的一根线——一根挣不脱,剪不断,却看不见的线。

她叫许飞卿,名字很普通,衣着也很朴素,虽然昂贵却让人看不出昂贵之处。

若走在大街上,没有人会认为她是从天香阁走出去的,她似乎与天香阁这地方有天悬地别之隔。

但她真就是天香阁的姑娘,和别的那些姑娘一样,惟一不同的是,她只是第二少的姑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

她最初也同样是被当作祭品奉献给第文的,第文接受了,也享用了。用的却是另一种方式:他把她当成了一个朋友。

第二少当然朋友遍天下,且不说那些陪他打猎、喝酒、赌钱,随时都准备从他身上大捞一笔的公子哥,只要他认可,全天下的人都会抢着做他的朋友,而且引以为荣。

但第文心中真正的也是惟一的朋友却是这位外人根本不知道的姑娘——许飞卿。对此,他时常感到悲哀,也感到寂寞,到后来却也满足了,人生有一知己足矣,何必求多。

“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你也知道,就是这么回事?!钡谖乃坪跤行┭峋氲鼗卮鹚奈侍?。

“我不知道,满意就是满意,不满意就是不满意。什么叫‘就是这么回事’?”

“你又来逼我,你分明是知道的?!辈恢裁?,第文一直认为许飞卿是最能知道他的心的。

而且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一切,不是从他的表情,也不是从他的言语上,而是一种很神秘的心灵的沟通,所以他们便成了知己。

说完这句话,他便施施然躺到许飞卿的床上,比躺在自己的床上还要随便、自然,而且舒服。

“是的,我知道?!毙矸汕淙鲜涞某腥系?,而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的是:她真的知道。

随后她便搬了只锦凳在床边,自己坐下来和第文说话,这是他们二人交谈时几乎固定不变的方式。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许飞卿接着道,“你明明不喜欢这一切,甚至是厌倦,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一点她真的不明白。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活着总得做些事吧?!钡谖难弁盘炫锼档?。

“可你就不会找些自己喜欢的事吗,别的什么事?”

“别的也都一样,一样的无聊?!?/p>

许飞卿不再问下去了,她已深深感受到第文如渊般的空虚和英雄无奈的寂寞。

在世人眼中,第二少无疑是世上最幸运,最快乐的人了。幸运不幸运许飞卿不知道,但只有她知道:二少是最不快乐的人。

两个人闲聊着,第文躺在这张床上便会彻底的放松,他只是随口说着话,并不在意说的是什么,是否能表达自己的心思,因为许飞卿会理解到的,甚至他不说话她也能理解到,说话不过是种机械的运动而已。

他静静地看着她,她的脸,她的声音对他近乎有一种催眠般的魔力,令他感到安静,祥和而且充实。

她绝美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淡淡的幽雅,从无哀怨,也无热烈,却充满了感情。这张脸似乎是一个曾经辉煌了几百年又逐渐黯淡下来的世家贵族的缩影。

第文看到这张脸时,便被这种言语无法形容的神情紧紧攫住了,从那时起这种神情就从未变过,第文甚至敢和任何人打赌:

她一生下来肯定就是这种神情,哪怕你在这张脸上打上两拳,踹上两脚,这神情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而她的声音带给人的感觉也同样如此,淡淡的如同馨香,又充满了魔力。即或偶然浅浅的一笑也同样的风雅,而她从未大笑过。

她在天香阁的地位很特殊,既是这里的姑娘,在提供给客人的名单里又没有她的名字,所有来过天香阁的客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姑娘,更不要说看到了。

秦天香也不知该把许飞卿当作自己属下的姑娘还是当作贵宾,但既然第二少喜欢这样,她也就只好这样。

她不明白的只是:二少既然如此迷恋许飞卿,为什么不要了她?;蛐碇挥星靥煜阒?,二少和许飞卿之间是清清白白的,这等事是绝对瞒不过她的利眼的。

第文心中也没什么打算,起初他曾想过送给她一笔钱,让她也同自己一样,快快乐乐地过完一生,可终究还是舍不得,不是舍不得钱,而是舍不得人。

他也曾想过把她接回家里来,当然是作为侍妾,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觉得只有在这间屋子里,才会有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心境。

这已近乎是他所追求的人生的最高境界了,他不敢有丝毫的改变来打破它,他如同呵护一件无比珍贵而又易碎的瓷器一样来对待这间屋子,这屋子里的人,而且只要他愿意,事情就会永远是这个样子,对这一点他坚信不疑。

至于男女情爱,在第文眼中已是等而下之的东西了,若把它与许飞卿联系起来,简直是亵渎。

“卿儿,你知道汉朝有个中山靖王吗?”

许飞卿点了点头。

“这位中山靖王并没什么名,可他的子孙后代却有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三国鼎立之一的大耳刘备?!?/p>

许飞卿又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因为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做一个好的听客也是很重要的。

“这位中山靖王一生之中只重复着一件事,听音乐,看轻舞,饮美酒,玩女人。就这样过了一生,没人知道他是否真的快乐。而我呢,就像这位中山靖王一样,死了也会有金缕衣穿?!?/p>

“您什么人不好比,偏要比这位酒色王爷?!毙矸汕淝城骋恍?,抗议道。

“我倒是想比刘备,可惜世无曹操,也无孙权,而且连个袁绍、袁术都找不到?!钡谖奶玖丝谄?。

“天下清平岂非是所有人的福气?”

“是啊,其实不仅中山靖王,历朝历代的王爷都是一样,无所作为,因为没有什么事需要他来做,如果他真有什么事可做的话,那就只有篡位谋反了?!?/p>

“二少……”许飞卿心里吓了一跳,面色依然不变,急急说了一句,似乎怕听他再说下去。

“你急什么?”第文笑道,“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着急的样子?!?/p>

“二少,钱币都有两面,你既然要了它的正面,也只能接受它的反面,人的命也是一样?!?/p>

“你说的很对,其实我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简直满意极了,因为我想不出我还有别的活法,不过只有一件事情没有两面,而只有正面,那就是我认识了你?!?/p>

说着他抓住了她的手,这已是他们之间最亲昵的举动了。

许飞卿笑了笑,对这位天之骄子充满了深深的同情,也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第文也不过是随口说说,可忽然之间发现了一向隐藏心底,连自己都未发现的秘密,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父亲如此纵容自己并不是溺爱得昏了头了——如世人所想,而是另有深意,那就是避免自己和哥哥间有可能的争权夺位,父亲远比世人想象中的要睿智得多,而他也比父亲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

想通了这一点他并没感到有什么委屈,因为权力对他来说已不是庸俗无聊,而是厌烦透顶的东西,他宁愿去和世上最丑陋的女人睡觉,也绝不愿去碰一碰他父亲手中的权杖,想到这一点,他甚至可怜起哥哥来了,因为哥哥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接受。

“但愿我的后代中也有刘备?!彼鋈荒涿畹厮盗艘痪?。

许飞卿没有答话,她完全听得懂。

“卿儿,你最喜欢做什么?”

沉默须臾,第文忽然问道。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关心过许飞卿喜欢做什么,而且也没发现她喜欢做什么。

许飞卿没有回答,优雅的神情也没有丝毫改变,心里却蓦然涌起莫大的悲哀,感到心在一滴滴流血。她不过是任人摆布的玩偶,根本没有选择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权力。

“你认为你最幸福的生活是什么?”第文又问道。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冲动,要让许飞卿得到她认为的幸福,不管那是什么,他都可以帮她实现。

但话一出口,心又感到一阵刺痛。隐隐觉得如果要让许飞卿选择她自己的幸福生活,就一定不会呆在天香阁,自己也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二少,您何必一定要逗我哭?”许飞卿脸上神情不变,眼睛里却充满泪水,如果不努力克制,真的要痛哭出来。

“卿儿,我是真心问你,不是逗你?!钡谖淖鹕砝?,直视着许飞卿的眼睛??吹剿鄣睦崴?,第文心中却确定了,不管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自己都马上给她,哪怕自己要承受永远失去她的痛苦。

“我想要的幸福你已经给我了,那就是天天能看到你,我说的也是真心话?!毙矸汕浜嵛⑿?,说的倒也是真心话。

虽然她心里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嫁给躺在自己床上的天之骄子,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哪怕是给他作侍妾都只能是梦中的奢望。第一堂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天香阁的女人进入武林最神圣的殿堂。

“卿儿,其实我知道你最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我也能给予你??墒俏艺娴纳岵坏媚??!?/p>

第文忽然想到了嫁给武林望族的姐姐,或许那就是全天下女人都向往的幸福吧??墒且幌氲叫矸汕浠嵛似?、为人母,自己再也看不到她,还真的有些难以承受。

“二少,你不知道,也不要瞎猜?!毙矸汕浔丈涎劬σ∫⊥?,把眼中的泪水强压回去。

心里却绝望的喊道:“我只想要你,嫁给你,永远不离开你。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尽管我不配?!?/p>

“好了,卿儿?!钡谖奈氯岬匚兆∷氖?,看着她刚睁开的眼睛,诚挚的说,“卿儿,尽管我没有多大的权力,也没什么本事,可是我给你一个承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不管这要求是什么,我都会马上兑现?!?/p>

“二少,不许乱许承诺,你也不是什么事都能做到的?!毙矸汕湫α诵?。

“你不相信我?”第文睁大了眼睛,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怀疑他的能力?!暗比荒阋膊荒芤蟮蔽淞职灾骰蚴堑蹦骋幻排傻恼泼??!?/p>

“二少的话没人敢质疑,不过人力毕竟有限的?!?/p>

“那你说说你究竟想要什么,看看我能不能做到?!?/p>

“不必了,我想要的你已经给我了,我不想再要什么了。真的?!?/p>

“那你现在幸福吗?”

“我很幸福,而且不可能更幸福了?!?/p>

第文谛视许飞卿片刻,忽然间也相信她真的很幸福,和自己一样幸福。心里也轻松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玄幻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丹东市政府:楼市调控后日均销售不足20套,市场回归正常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3-24
  • 党的十九大最重大的理论成就 2019-03-24
  • 高温雷暴一起来 注意防雨和防晒 2019-03-23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3-23
  • 珍贵!“国宝”林麝现身重庆金佛山 2019-03-22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3-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3-20
  • 不限流量套餐别再玩“误导性遗漏”套路 2019-03-19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3-19
  • “陪堂妈妈”上课3000多节 班主任:她去中考没问题 2019-03-1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 2019-03-17
  • 你咋看高考大数据专业成热门? 2019-03-17
  • 李克强: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 2019-03-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专访塔尼亚·门罗:中国式创新规模很大,规划长远 2019-03-16
  • 144| 871| 590| 706| 640| 530| 763| 971| 557| 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