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小说库> 短篇> 剑殛之魔教东征

更新时间:2019-03-11 12:57:26

剑殛之魔教东征 已完结

神州彩票网走势图:剑殛之魔教东征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www.pikyt.com.cn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阳朔 分类:短篇 主角:许飞扬,沈丹馨

许飞扬沈丹馨目录,武林之王剑仙门居于武林五大世家,四大禁地之上的剑仙门,是号令天下的武林至尊。剑仙门代代单传,每一位门主都如同武林之王。第三代祖师许正阳于千年前用太阳神剑镇住被其打入地下的魔尊,而剑仙门的内功心法又可以克制魔印,因此剑仙门是能够与魔尊对立的存在。剑仙门新任门主许飞扬为克制魔尊的力量,接受魔印,开始了与魔教对抗的凶险历程。风雨飘摇话沈庄沈庄富甲天下近千年,有着源源不断的巨额财富,也是天元帝国的重要经济后盾。沈庄仗义疏财,常救助处于困境的武林人士,因此得到整个武林的尊重。庄主沈家秀收藏着关乎天 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短篇 玄幻仙侠

精彩章节试读:

接待完最后一位来宾,已是亥时一刻了。沈家秀回到自己宽敞、奢华的书房内稍事休息。

每年一度的生日庆宴对他而言已无任何欣喜可言,反倒是不胜其烦,然而任何事只要一成为习惯,任何人都很难轻易去改变化,人往往是在不自觉中成为自己手造的习惯的奴隶,而当觉察出来时,也只能是无奈。

说了一天的话,沈家秀感到口干舌燥,他一口气喝干一盏刚刚为他沏好的茶,仰面靠在祖传下来的宽大舒适的扶手椅上,慢慢合拢双眼,一丝倦意从心底里慢慢向外渗透,那是一种久违了的疲倦感,沈家秀如同常人陶醉于幸福感一样陶醉于这种惰散的倦怠中。

“老爷,”有人在他耳边轻声叫道。

沈家秀不用听声音也知道是他的总管家沈禄,只有沈禄可以自由进出这间书房而不受到阻拦,即便他的夫人、姬妾、所溺爱的女儿也没有这种特权。

“什么事?”

沈家秀没有睁开眼睛,声音听起来仿佛是从一个遥远的梦幻中发出的。

“老爷,”见老爷没有睡着,沈禄才敢舒展手脚,他往桌上的瓷杯中倒满水,“老爷,事情都按您吩咐的准备好了,可还是想再请示老爷一遍,真的要这样做吗?”

“我吩咐的还不够清楚吗?”

沈家秀蓦地挺直身躯,睁开眼睛,两道严厉的目光盯视着沈禄的脸。

“不是,老爷,”沈禄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虽然最得老爷宠信,可还是越来越感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主子,就如同凡人无法了解神一样,在他眼里,主子就是神。

“老爷,真的有这必要吗?”

“有没有必要由我来判断、我来决定的,你根本不需要知道?!?/p>

沈家秀声色俱厉的说道,他的语音并不高,却透出无限的威严,两眼更是精芒四射,令人不敢仰视。

“你只需要按我交代的去做,不要问为什么,沈禄,你跟了我快有四十年了,这点还要我来教你吗?”

“老爷,”沈禄慌乱的搓着双手,声音有些发颤,“规矩小的自然懂,可是此事实在非同寻常?!?/p>

“每件事都一样,你就当平常的事办吧?!鄙蚣倚阏抖そ靥厮?。

“好的,小的马上去办?!?/p>

沈禄转身向外走去,刚到屋子中间又被沈家秀叫住了。沈禄转过身,见沈家秀端起茶杯,慢慢呷着,似在思索什么。

“沈禄,明天宴会结束后,你也可以走了?!?/p>

“老爷,”沈禄疾走几步,来到沈家秀面前,惶急地跪了下去。

“你不要说什么,照我的话去办?!鄙蚣倚惴呕毫擞锲?,拍了拍沈禄的肩膀,忽然有些动情,“阿禄,我没有兄弟姐妹,你我虽有主仆名分,我却一向视你如兄弟,如非万不得已,我又怎么值得让你离开我?!?/p>

“主子深恩大德沈禄一家子世代铭记,做牛做马也难报万一,无论主子吩咐什么,沈禄都会去做,上刀山,下油锅也不会皱皱眉毛,可这事恳请主子收回成命,沈禄就是死也要死在主子脚下?!?/p>

“没必要的事又何必去做,”沈家秀怫然不悦,“阿禄,你一向听话,从没让我失望过,这个时候,你偏来怄我的气,让我发火吗?”

“小的不敢,遵命就是,”沈禄站起身来,心里却打定主意,拼受主子责罚,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不从命了。

心里却不明白主子所说的“这个时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禄向外走到沈家秀叫住他的地方,心里突然一激灵,转过身来说:“主子,您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可是您自己……”

“你去办你的事,我的事我自己来办?!鄙蚣倚阌盅侠髌鹄?。

沈禄的心陡然间变得沉甸甸的,仿佛坠落出体外,他似乎明白些了什么,可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却又不敢问。

“阿禄,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问,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该有的也都有了,我也没什么可送给你的,不过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牢,算是临别赠言吧?!?/p>

沈禄垂手体侧,低头侧耳恭听。

“你出了沈家庄后,马上换个身份,携家小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姓埋名,隐居起来,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你的身世?!?/p>

沈禄半懂不懂,只是机械地点点头,心里如同压上一座大山。

“隐姓埋名,隐居起来,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你的身世?!?/p>

沈家秀自己说出的话,出口时并没觉得什么,可转瞬间脑中如电光一闪,自己吐出的一个个字如同一记记鞭子反抽在自己身上,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急忙伸手去扶桌案,手中的茶杯跌落下来。

沈禄眼疾手快,身影倏闪,右臂前探,在茶杯将落地前平稳地接在手里,他长身站起,把茶杯放到桌上,关切地问道:“老爷?”

“我没事,”沈家秀抬起了头,那阵莫名的晕眩如海潮一般汹涌,却也如落潮一般迅速,“你去吧,不要再耽搁了?!?/p>

沈禄看到主子恢复了正常,放下心,转身走出书房。

“沈庄主不会武,那有什么???皇上也都不会打仗,是因为他根本不用打仗,沈庄主不学武,那是因为他老人家根本无用武之地?!?/p>

迎宾楼内,盛宴仍在继续。

大声说话的是雁荡七侠老三孙雷,他的嗓音也如雷鸣一般,在宽敞的大厅里依然有嗡嗡的回音。

“是啊,他老人家还用动什么手,有什么事的话,我们这些人是吃干饭的吗?”附近桌上的绿林魁首黑豹应声说道,“可惜啊,他老人家从来就什么事都没有?!毖韵虏皇ね锵?。

许飞扬虽然坐在十余桌开外,还是清晰地听到了这段对话,他已在桌旁坐了两个多时辰了,早已吃饱了,也早想离开了。

可他每次起身要离开,他身后站立的两名俊秀家僮便上前近乎哀求的告诉他,菜还没上完,请少侠继续品尝,许飞扬不明白,是不是沈家请客有这规矩:每个客人必须尝完所有的菜肴。

然而看着两名家僮惶急的样子,好像此事对他们有天大的干系,许飞扬只好重新坐下,完成一件苦差似的继续“品尝”。

然而沈家的珍馐美味却如长江大河般滚滚无休,菜已换过五道,估计没人能记住个数,可后续之势依然猛不可当。

开始许飞扬还对自己的胃忧心忡忡,不过硬吃了一会儿后他又奇异地发现:

沈家的美酒佳肴似乎有神奇的开胃功能,原已填满的胃囊随着美酒佳肴的源源进入竟又变得空了,不如是自己的胃具有无限的伸缩功能,还是这些酒菜匪夷所思的作用。

吃着吃着他竟有些吃上了瘾头,他自己的生活极为简单朴素,食不过果腹,衣只求适体,这种奢华的排场不但见所未见,直属闻所未闻,而各种不知名的美酒佳肴散发着各种诱人的香味,吃到肚里,连皮肤都觉得格外舒适,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但他真是吃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他不禁想起张小明来,在五大世家中,只有居首位的天师世家富可敌国,据说天师府中日常生活也极尽奢华,倘若张小明在此,当可一一为他解释每种酒,每盘菜肴的名称来头,不过张小明当然是不会来了,五大世家,四大禁地无一人到此。

心念及此,他又有一丝懊悔,还是自己年轻识浅,过于轻信,才被人骗至此处,换作比猴子还精的张小明,断手不肯上此恶当。

他现今心中已经断定:自己是受了骗了,不过也没多大痛苦感,甚至于隐隐觉得,这样的当多上几次也无妨,不过就怕没人愿意用这种大手笔骗人。

剑仙门向来领袖群伦,所以沈家庄对他的招待也属于超规格的,为他准备的食案放在一个略高一些的平台上,以尊崇剑仙门的地位。

这种特殊规格也令许飞扬显得如鹤立鸡群,好不自在了一会,一些认识他的人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愿意过来和他打招呼,遑言同桌喝酒了,以免落个讨好剑仙的嫌疑。

许飞扬出道不久,涉世尚浅,对于武林人物,也是耳闻的多,谋面的少。

耳听得这些人相互攀扯交情,纵谈武林趣事,也觉得有趣,更把一个个人名和具体人物对上号了,心里不禁暗叹一声惭愧,相比较而言自己真成了井底之蛙了。

雁荡七剑与许飞扬相距甚远,若非老三孙雷故意提气发音,许飞扬也听不到他们说话。

不单他听到了,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听到了。

但谁也料想不到,竟是绿林魁首黑豹率先应声附和,无人不知这两家乃是生死对头。

七年前黑豹拐走了雁荡七剑中老五莫云的未婚妻,对于雁荡七剑自然是莫大的耻辱,于是雁荡七剑满天下搜寻黑豹的下落。

然而黑豹躲在云雾山中发号施令,根本不出山一步,若让雁荡七剑进入云雾山中直捣绿林总舵,这七人虽然鲁莽,这点自知之明也还是有的。

不知是沈家庄负责接待的管事不知道这层关系,还是对武林中人的恩恩怨怨根本不介意,竟把这两伙人安排到了一块。

莫云一见黑豹,自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不必有人拦阻他,他根本就不会去动拔剑的念头,在这里相寻仇滋事,就绝不是凶险与否的问题了。

大家一听雁荡七剑在讨论沈庄主为何不练武功的问题,都来了兴致。

待见到一对生死怨家居然一唱一和,配合默契,俨若练就多年的搭档一般,又都忍俊不住,却也没人敢笑出声来,知道一笑出来便是同时开罪了两家,为自己平空树了两大强敌,只好强行忍住。

孙雷也甚是尴尬,但既然开了声也只好接续下去,心里只祈盼该死的黑豹可千万别再答碴,他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又说道:

“所以我说沈庄主他老人家虽然不会武功,却是真正的武林之王,不,应该是武林皇帝”。

此言一出,当真是四座皆惊,窃议声大起。

沈家秀并不算武林中人,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实,孙雷却把他硬性提升为武林之王,甚至称他为武林皇帝,委实过于匪夷所思。

旋即有不少人的目光投向白道武林盟主—长江帮帮主李如龙和许飞扬脸上,静待这二人的反应。

虽然白道、黑道、绿林道三足鼎立。但连黑道和绿林道也承认白道才是武林中的正统,白道盟主倒也略有武林之王的味道,而在所有门派中,剑仙门地位最高,虽历代只传一人,却有统领天下的威权,比之为武林皇帝也差不多,所以许多人觉得孙雷这番话大大冒犯了许飞扬和李如龙。

李如龙执杯在手,如同坐佛,对孙雷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许飞扬只是觉得这种比喻不伦不类之至,直是信口胡言,不由得笑了出来。

孙雷见到众人惊诧的神色,已自知失言,心里也是一惊,额上登见冷汗,但自恃这是在沈家庄,捧沈庄主的臭脚即便受人齿冷,也没人敢公然反驳,否则就是不给主人面子,所以也无太大的惧意。

待见李如龙装聋作哑,许飞扬笑得毫无恶意,愈发心雄胆壮,准备趁此良机再好好捧捧沈庄主,不图别的,只为了表达一下自己对恩人的感激之情。

殊不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历代开国英主可都是会武功的,熊包软皮蛋怎能马上取天下?!?/p>

孙雷腹中草拟好的一大堆颂词登时窒住。

循声望去,却找不到人,厅里的人也都循声瞻望,想看看是谁如此大胆,敢在此种场合发此不同意见,人头摇来晃去,却连声音发出处都搞乱了。

有些人心里也不禁打了个转儿:是啊,沈家祖先没有习武的吗?为何历代都酷嗜武术却无一人修习呢?

不过见识最广的人也不过掌握些沈家祖宗上推至七八代时的情况,虽然很少,但那时沈家主人好武而不习武就和今天一样。

众人念头尚未转完,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再度响起:“历代无不亡之国,千年无不散的筵席,诸位尽情吃,尽情喝吧,以后就没有了?!?/p>

真是一语激起千层浪,大厅里的几千号人正陶醉在美酒佳肴中,满怀对主人的感激之情,蓦闻此大逆不道的话,都拍案而起,起身后却不知冲谁发难,便摇头晃脑,四下里寻觅,几千颗人头摇晃在酒气的气氛中,如同中了什么邪术似的,场面也煞是可观。

“腹语术”!不知有谁大喊了一声。

众人激愤的脑子清醒了一些,难怪找不到说话的人,一定是谁用了该死的腹语术。

而腹语术发出的声音是无法凭耳朵来测定方位的,众人的头刹那间停止晃动,还是中了邪的样子。

都在心里回想武林中有谁会这门功夫,可怎么也想不出,一时间有的面面相觑,有的面现迷惘,有的则陷入沉思状。

许飞扬从声音第一次发出已然知道其位置,他不是靠耳朵,而是靠意念感应,但他觉得那人说出的话也有道理,所以没有揭破,待这声音再度发出后,他忽然有种感觉,如同灵感忽然降临一样:

此人一定和沈庄主的求援有关,言念及此,他不再犹豫,大喝一声:“人在窗外”。

他纵身跃起,平平飞出,如大鸟滑翔一般,临到半开的窗子前,并不换气,也不借力,身子蓦然一折,如游鱼般从狭小的缝隙里滑了出去。

众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心旷神怡,这正是所有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但又是无法修炼到的境界,只能存诸梦想,诉诸于想像。

蓦然间见到有人施出,真如同白日里见到天女下凡一般,说不出的心花怒放。

好半天,大厅里才响起震雷般的叫好声,击掌声、跺地声乱成一片。震得迎宾楼里缝隙间几百年积存下来的灰尘在空中飞扬,籁籁下落。

许飞扬一出窗外,立地站定,眼睛向上看去,但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如壁虎般贴在墙壁上,即便在快满月的夜晚也难以发现,此人显然是在窃听。

许飞扬平地拔起身形,在中途手指一搭墙壁,借力上升,直冲黑影冲去。

那黑影不动则已,一动也快得惊人。

一闪之间已然翻上楼顶,许飞扬随后追至,那黑影却如跳楼自杀一般,从几十丈高的楼上奋力向前冲去,犹如星丸弹掷,落到几十米开外的草坪上,然后化作一道黑线,滚滚向庄外飞驰,几个起落间便化成一个黑点,消逝在远方的无边夜色里。

许飞扬也惊异于来人的身手不凡,虽然自忖追得上,却没有去追,他站在楼顶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沈庄主真是遇到了大麻烦了。

他游目四顾,在楼后面的草树丛里又发现一道人影,他心下暗道:

来的人还不少,看你往哪里逃,身子向下一冲,平稳的飞下,没带起丝毫的风声。

这一式若让大厅里的武林人士见到,怕是连叫好声也发不出来了。

冲至地面,他脚尖点地,立定身形,又悄然无声地向那道黑影突袭。

他掀开浓密的树丛,正欲出手将那道黑影擒住,蓦地里如中雷击,愣怔当地。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玄幻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3-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3-20
  • 不限流量套餐别再玩“误导性遗漏”套路 2019-03-19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3-19
  • “陪堂妈妈”上课3000多节 班主任:她去中考没问题 2019-03-1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 2019-03-17
  • 你咋看高考大数据专业成热门? 2019-03-17
  • 李克强: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 2019-03-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专访塔尼亚·门罗:中国式创新规模很大,规划长远 2019-03-16
  •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9-03-15
  • 转基因破坏营养,草甘膦威胁作物 2019-03-14
  • 重磅!新组建的国家税务总局江西省税务局首任一把手确定 2019-03-13
  • 安徽省合肥市“互联网+政务服务”提速 2019-03-12
  • 210多套古中东文物在港展出 重现奢华时代 2019-03-11
  • 986| 544| 502| 874| 734| 122| 412| 303| 393| 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