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小说库> 短篇> 龙刺之金百合

更新时间:2019-03-11 12:10:40

龙刺之金百合 已完结

神州彩票注册地址:龙刺之金百合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www.pikyt.com.cn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阳朔 分类:短篇 主角:马如龙,许靖雯

主人公叫许靖雯马如龙的小说是《龙刺之金百合》,本小说的作者是阳朔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一出房门,看见花千颜正站在庭院里,有两人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强忍疼痛,额上黄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短篇 玄幻仙侠

精彩章节试读:

门环轻轻扣响两下,须臾里面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

“什么人?滚远点!”

门外躬身等候的人笑道:

“千颜妹妹,是我,烦请通报一声,我要拜见花老前辈?!?/p>

里面的声音没好气地道:

“我师傅忙着呢,没功夫?!?/p>

门外的人不愠不恼,继续微笑道:

“那我就拜见拜见我朝思暮想的千颜妹妹?!?/p>

门立时开了,一个姑娘冲出来,劈头揪住门外那人的耳朵,拖了进去,怒叱道:

“朱三,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房是不?居然敢欺负起我来了?!?/p>

朱三后面的三人都窃笑不已,没想到他们的朱堂主也有今天。

“耳朵,耳朵?!敝烊湔诺亟凶?,“妹子,我不是敢欺负你,只是想骗你开门?!?/p>

那姑娘怒道:“骗我?那不还是欺负我?这可是你自招的?!?/p>

两人闹着已转过影壁,却见正房的门口倚着一个人,正是被朱三称为“老邪物”的老太婆。

那姑娘心有不甘地松开手,朱三却整整衣冠,躬身施礼道:

“花姨,朱三给您请安来了?!?/p>

他身后但人也紧随着鞠躬如仪。

这位老太婆委实不叫“风婆婆”,她姓花名容,与她的相貌大不相符,朱三的师门和她渊源颇深,知道她先前的许多事。

五十年前,她曾是美艳绝伦的一代尤物,武林中那些大豪们为她都打破了头,但也因自己的花容月貌吃尽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三十年前,当她在武林中掀起腥风血雨时,朱三只是七八岁的孩子,却从她的身上领悟到什么叫做美,当然决不要和她那些所作所为联系到一起,那时她依然是位美貌妇人。

等他十年后再次拜见她时,“美”已从她身上流逝净尽,朱三从她身上认识到两点:

造物者是个吝啬鬼,他创造生命时不吝赐予,过后却又偷偷地全部收回,点滴不剩。

所以人生在世当及时行乐;二是绝不能听信武林中那些大人物所标语的“侠义道德”,要我行我素,这两点成了他的人生准则,至今不变。

花容看着朱三,点点头道:“你自己进来?!弊斫萘?。

朱三把三名属下留在庭院里,自己走进屋里,花容在一张短榻上歪着,用手指指面前的一把椅子,朱三正襟坐下,如同严师面前的小学生,花容又轻声道:

“颜儿,上茶?!?/p>

那位姑娘也就是她的徒弟花千颜走进来道:“他不喝?!庇肿肺实溃骸澳愫嚷??”

朱三忙道:“不喝,不喝,岂敢劳动妹子的玉手?!?/p>

花千颜便坐在屋角的一张湘妃竹椅里,两眼直视,仿佛屋中无人。

“你想打听什么?说吧?!被ㄈ萸嵘?。

朱三折才听出她中气极弱,声音中好像有无数的空洞,而不是她这种高人应有的连绵厚重,但他没敢表现出来。

这些年他和花容交往颇多,每次都感觉是光脚走到刀刃上,她早已被当年那些男人们折磨成偏激乖戾的性格,稍有触犯,杀手立下。

她可不会和任何人讲什么交情。

“花姨,我只是想您老人家了,来看看您?!敝烊成媳3肿罟运车暮⒆铀频奈⑿?,同时尽力想自己远方的老母亲,想在脸上表现出对母亲的思念之情。

“朱三,好甜的嘴儿,你就不怕我掏出你肚子里的?;乒繁??”花千颜霍然站起,戟指怒道:

“你骗我师傅和我到这一带来,说是有好玩的地方,你的属下又骗我们,说是马如龙趁那个姑娘落难之际,强行霸占了她,激我们出手。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姑娘落难就是你们的人干的,想强行霸占她的也是你的手下,你害我们丢尽了脸,还想要玩什么鬼把戏?”

朱三任她数落着,并不辩解,花容却叹口气道:

“我高蹈世外已久,本不欲重履红尘。

“你主子千求万乞,让我为他出次手,这手我是出了,也算是还了他昔日的人情?!?/p>

花千颜瞪大了眼睛:“师傅,原来您……”转身走了出去,花容苦笑道:

“你莫见怪,这孩子在马如龙手下吃了瘪,连我都成了她的出气筒?!?/p>

朱三故作讶异道:“马如龙真有恁地厉害,千颜妹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花容不悦道:“小子,你和我装蒜是不?若是千颜就能对付得了他,你主子还用豁出脸来求我?

“我知道你是来打听马如龙武功根底,你算是白走一趟了。

“他接住我一百零四招,我却连他的底儿都没摸到,他根本没用过一招他自己的武功?!?/p>

“什么?”朱三真的震惊了,花容的武功他虽不知究竟有多高,但他武功大成之后曾得到她的指点,他在她手下只挨过了四十招。

而那一次是他自认为发挥最好的一次,而且花容也并未出全力,过后花容还好生夸赞他一番,因为和她交过手的人中最高记录是五十招,而那人在当时武林中排名第三。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她的武功就天下无敌,当时排名第一的是少林寺前方丈苦禅大师,她也正是为了躲避他的追捕而归隐世外,她自料在已练成金刚不坏体的苦禅手下也挨不过五十招。

马如龙从房间出来时已是中午了,他的内力已恢复了两成多,他看着坐在自己房门前的三娘子,失笑道:

“门神什么时候变成女的了?”

三娘子站了起来,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见他脸上又隐隐有神采流溢,眼睛涌出了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马如龙惊诧道:“你怎么了?”

三娘子一下子哭了出来:“你进屋时的样子好吓人,我又不知道你怎么了,我坐在这里,却听不着你的动静,我怕你……却又不敢进去……?!?/p>

她呜呜地哭着,马如龙没想到让她为自己担了恁多的惊吓,也明白她是在一直守护着自己,这虽然像小孩子想?;ご笕艘谎行┛尚?,却也好生感动。

他摸出一条手帕为她拭泪,歉意地道:

“对不起,我不是想吓你,只是这事解释起来很复杂,我当时真的来不及了?!?/p>

“我不要你向我道歉,不管你做了什么,都不用向我道歉。

“我只是求你,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我知道我无能,帮不上你任何忙,可我至少心里有个底。

“哪怕让我马上为你去死,也比这样好受?!彼兆潘氖?,哭的更凶了。

“好的,以后绝不会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保证?!?/p>

马如龙把当时境况之凶险对她说了一遍,三娘子越听越是心惊,握着他的手也越来越紧,“那你现在没事了吗?你别哄我,告诉我真话。

“你不会把我孤零零的抛下不管吧?”

马如龙心中一阵刺痛,把她拥入怀中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完整无缺地交到青城掌门手上?!?/p>

三娘子泣道:“我要的不是这个,我只要你好好的,如果一定要死,就让我为你去死,至少让我先死……”

马如龙无言,只是把她搂的更紧了。

她哭了一阵儿,忽然想起来,忙道:“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煮饭去?!?/p>

马如龙笑道:“这里米面皆无,你可难为巧妇了?!?/p>

三娘子道:“那我出去买?!?/p>

马如龙沉吟须臾,他住在这里时一向是到外面的酒馆饭铺去吃,这屋里还从未开过火,不过带着三娘子出去吃,难免招惹流言,说不定会引来敌人,“好吧,我出去买,这里你不熟悉,想买也找不到地方?!?/p>

他出去转了一圈,买来米面油柴和一应物品,他回来时,三娘子已把几间屋子收拾的点尘不染,他心中蓦然一动,这里倒真像个家了,比奢华富丽的金陵王府更有家的味道。

“花姨,您为何只出了一百零四招呢?”朱三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诚心求教的样子。

“怎么了?”花容蓦地坐直了身子,“怪我没除掉你们的对手是吗?你主子只是求我出次手,我哪怕只出一招也算是出手了”

朱三心胆一寒,硬着头皮强笑道:

“花姨,这些年我就跟您的儿子似的,岂敢怪起娘老子来,我只是不敢相信,他怎会从您手下活出命来?!?/p>

他心中祈祷这老邪物最好真把自己当儿子看待,而且虎毒不食子对她也同样适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们是对马如龙身后的人感兴趣,想要查明他的师门来历,我是没能查出,你们的人不也和他大战一场嘛,查明了什么?”

朱三赔笑道:“花姨,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才岂能和您相比?!?/p>

花容冷笑道:“甭净拣好听的说,实话早都告诉你们了,他和我斗过后,内力只剩下两成,又和你们大战一场,内力也耗的差不多了。

“你们若不怕丢脸,还可以拣这个现成便宜,他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运功疗伤呢,没十天半月的恢复不过来。

“在这十天半月里,你若能找到他,他就是你的了。

“假如过了这十天半月,我劝你还是躲着他走,哪怕你身上挂满了暴雨梨花针?!?/p>

告辞出来后,朱三神情振奋,他已能想象得出马如龙此时的狼狈状,他或许正躲在某个阴暗潮湿的洞穴里,跟一头冬眠的熊一般,自己需要做的就是找到他,解决他。他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丢脸的。

他回到作为他临时堂口的大宅子里,院子里警戒的人见了他都躬身喝诺,他笑着一一回应,这些人都是他亲手调教出的一代精英,也是他以后征战江湖的本钱。

他进到厅堂里,却看见一位老者正踞坐其上,他诧异失声:

“乐长老,您何时到的?”

那老者慢慢站起来,淡淡道:“刚到,主子叫咱家把马如龙的人头带回去?!?/p>

朱三不解道:“传送人头还要劳烦您老?”

老者也失笑道:“那小子的首级在主子眼里就是国宝儿,为怕路上闪失,特命咱家前来护送?!?/p>

朱三两手一张,笑道:“乐长老怕是来的太早了,那小子的人头还好好长在脖子上呢,不过您老一到,他的脑袋就快掉了?!?/p>

他心下大是狐疑,不知主子此举何意,这位乐长老名广,乃是总舵刑堂长老,专司惩戒除奸之责,是以人们见到他,总不免汗毛竖立。

据说他真是位太监,整日里咱家咱家的,他不仅是四大长老中权责最重的,也是主子心腹之一。

看到乐广光滑无须的下颌,他又想到主子的一些可笑之处,一个江湖中人居然染上了帝王瘾头,妻妾们被封为嫔妃,还真重金买了十几位小宦者服侍。

总舵虽早已建立,却没个名目,也不称教、派、帮、会。江湖中已悄然流传,说是有个金百合秘密组织,其实金百合只是徽标和信物,并非名目。

乐广面色一冷:“朱堂主,这里究竟怎么搞的,乌烟瘴气?!?/p>

朱三心中冷笑,这个老阉货又犯了惩戒的瘾头了,要找出责任者,他并不畏惧。

他职司内堂堂主,与四大长老并列,刑堂长老无权处置他,不过他既衔命而来,也不能拂逆其意。

他先命人上茶,然后与乐广分宾主落坐,这才把这里发生的事概述一遍。

事情起因于几年前,两仪堂因和四象门争斗不休,便主动投身归属以求?;?。

这类低微门派他们本无意收服,但本着主子“海纳百川,不捐细流”的精神,也就收为藩属,并告诫了四象门。

熟知两年后四象门也乞求投身归属,外堂专司招降纳叛的一个头目便也答应了,并收了张四维的一份厚礼,便裁定两仪堂的宋棉花必须把女弟子嫁给张四维的儿子。

宋棉花不服,与那头目理论,却被逐出堂去,他愤激之下便扬言要退出组织,另求?;?。

那头目恼羞成怒,调动在附近的八十号和八十三号协助四象门铲除两仪堂。

“该死!”乐广大怒,“调动这些人需要请示总堂,他一个微末人物怎敢擅自调动?”

编号人物是组织在各门派中的内应,姓名身份都是最高机密,外堂负责联络这些人的共有二十几人,每人负责几个,以免一旦有人叛逃,机密全泄。

而他们在总堂谈论这些人物,也不许提名字身份,只许说编号。

三份完整的名单分别保存在外堂堂主、内堂堂主和主子手中,四大长老手中两仪堂没有名单,却有权调阅,所以组织内只有七人知道所有的编号人物。

需要调动这些人物时,必须由内外堂主和仁堂长老协商裁决,以免得之不易的编号人物暴露身份,有些重要人物还需奏请主子裁定。

因为这些人物在名单上只有编号,而无姓名身份,他们的姓名身份只在主子手中那份名单上。

朱三冷笑道:“这混蛋以为可以做的天衣无缝。

“灭掉两仪堂不过是举手之劳,谁知惹起这场纠纷的女孩子却被马如龙救出来了。

“他们还不知自己面对的是谁,穷追不舍,不但损兵折将,张四维父子和八十号都死在马如龙手上?!?/p>

“该死,全部该死!那个混蛋在哪里?”乐广霍然站起,擅自调动编号人物已然触犯堂规,折损了一位就更是死难偿责。

“被我斩了?!敝烊α诵?,乐广追问道:“那四象门那些人呢?”朱三叹道:“他们既见过八十号和八十三号,我岂能留他们活口,只能挥泪斩之了?!?/p>

“挥泪?”乐广被他逗得大笑起来,“朱堂主,你可真会说笑,不过,杀得好,事情就要做得滴水不漏,不过你没把八十三号也挥泪斩之了吧?”

想到朱三杀了这么多人,他不禁手痒难熬,眼中竟露出艳羡之色。

“无此必要,他虽然见过八十号,但八十号已经死了,我只命他立即返回本派待命?!敝烊裆坏氐?。

“好,朱堂主,这事你办得利落极了?!崩止阍奚偷?,他比朱三年长一辈,一向看不惯这些少壮人物,但在此事的善后处理上却极为佩服。

朱三接着又说了花容出手无功而返,他手下一个分堂围攻马如龙,反被打得落花流水,损折过半的事,神色黯然下去,虽没甚可追究的,毕竟丢脸之至。

乐广也面色凝重,他此番赶来的确是专程来接马如龙的人头的,总堂中一致认定,只消花容出手,马如龙的人头就是手到擒来。

他负责护送,而朱三所率三个分堂负责查清马如龙身后隐藏的组织并予以痛击。

“她不是有意放水吧?”乐广沉吟道,对花容他知道的比朱三多许多,她曾在三年里横扫武林,不单保持不败记录,而且无人能发现她.

这种业绩他也是望尘莫及,而她居然搞不定一个后生小子?

“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敝烊鞠⒌溃?/p>

“主子对她也是礼让三分,我岂敢多嘴多舌地究根问底,我的脑袋可没马如龙的长得结实?!?/p>

“她不是有意放水,也是未出全力,装样子敷衍咱们,咱家找她去。

“若非主子这些年帮着她,她早被苦禅老和尚找到了,她能安然隐居三十年?”乐广又站了起来。

朱三慌了,忙站起道:“乐长老,莽撞不得,要找她理论得有主子的旨意才行?!?/p>

乐广怒道:“她分明是装装样子,然后骗咱们说耗掉了马如龙八成内力,子扬才会冒然攻击.

“正撞到马如龙的刀口上,马如龙再厉害,只剩两成内力,子扬也不会都不过他?!?/p>

朱三情知他是要为死去的分堂主翁子扬找回场子,翁子扬是他的师弟,若被人得知翁子扬的败绩,对他脸上也不光采,便迁怒到花容身上,这两人若是争斗起来,他可分解不开,伤了哪个他都吃罪不起。

他横身拦住乐广:“乐长老,此事需禀过上头才能定夺,您无权擅自行动?!?/p>

乐广森然道:“咱家衔命而来,有权处置任何事?!?/p>

两人正相持不下,外面却突然传来呼叱打斗声,两人均是一惊:

什么人敢杀进堂口重地?忽听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叫道:

“朱三,你这个王八蛋,给本姑娘滚出来?!?/p>

朱三立时手足无措,真是怕谁谁来,自己正想法拦着乐广和她们师徒朝面,她却杀了进来,他急忙走出去,心里已乱成一团麻,不知如何是好.

他一出房门,看见花千颜正站在庭院里,有两人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强忍疼痛,额上黄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他挥挥手让警卫们散开,失声道:“千颜,你这是为何?”

花千颜嘶声道:“你这个王八蛋,你害死了我师傅,我让你拿命来偿?!?/p>

她举剑便刺,朱三身形一闪,已然避过,右手扣住她的脉门,他心中的震撼却比挨了一剑尤甚,厉声道:

“千颜,你好好说,花姨她……”

花千颜无力地蹲下,泣不成声道:

“师傅……她……过世了,都是你……害的……?!?/p>

“扭身,出剑!”

马如龙喊着,三娘子应声扭身出剑,她的上身整个扭转过来,剑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

马如龙早发现了她的天赋异禀,她的肢体柔软得仿佛天竺那些瑜伽武士,几乎可以扭转至任何角度,稍加调教便可有不俗的造诣,马如龙崇尚剑术,便让她弃刀习剑。

三娘子听马如龙要传她武功,喜得几乎跳起来,马如龙的教法也甚是奇特,他只是从各个刁钻古怪的角度进攻,让她反击,从而训练她的身法、步法、眼法和手法。

这一刻没有招式名目,也没有前招、续招,刺来刺去只是一剑,但这一剑之中却是奥妙无穷,从蓄势、拔剑、扭身、刺出,每一段均辅以上乘的内息调运,最后凝聚全身力道刺出这一剑,不击则已,击则必中。

三娘子拿着马如龙从箱子底翻出来的一柄长剑,左刺右刺,却总是不成章法,不是步法慢了半拍,就是身法不到位,眼神更是无法与剑尖保持一条直线。

练了十几剑,她已是粉汗淫淫,收剑喘息道:“不成,我太笨了,练不好?!?/p>

马如龙笑道:“这就不错了,一锹挖不出一口井,这一剑也够你练上十年二十年的?!?/p>

他对自己新创的这招剑法很是得意。

这招剑法已融合进一套极上乘的内功心法和身法步法,若练到火候,足以媲美世上任何一套一流剑法,而其出奇制胜的特点又是别家剑法所无,当然也只有三娘子才有禀赋修习,别人若想修习非先练上十年的瑜伽功不可。

这招剑法还有一个特点,内功修习完全凭藉身法步法来完成,无需打坐入定,这就避免了上乘内功中无明师在旁护法而走火入魔的流弊。

他用稻草扎了十几个草人,竖在院子里,让三娘子练习游走出剑,然后自己回到屋里调息入定。

功行九周天后,他心境空明,和那位他以为是风婆婆的奇人交手的过程便清晰重现。在入定中,这段为时甚短却风狂雨骤的过程被拉长了,对手的招式清晰可辨,他自己的招式更无需说。

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场真正的高手对决,也是他第一次真正经受的考验,对他而言也是最为难得的实战经验。

一名武者不经历多次实战并累积足够的经验,是绝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而花容这种奇人为对手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入定中虽无喜怒哀乐诸般情感,但对事物的识别判断能力却大为增强。

花容所使出的招式涵盖二十多家一流门派的武功,而且尽皆是各派秘而不传的杀招绝招。

这一点不足为奇,三十年前,这些杀招在两百多名受害者身上分别显现出来,而一个天才人物假如机缘巧合,习会几十家门派的武功亦非难事,尤其是内力超凡入圣的绝顶高手,见到一门武功,稍加揣摩即可习成。

马如龙并不是这种天才人物,但他师傅是,他也被灌鸭似地学会了几十门武功。

他当时并不明白为甚要旁涉多门,因为他离本门武功大成的境界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他师傅却告诉他,假如你先知道别人要怎样打你,你就不会挨打了。

现今他终于领悟师傅的先知之明了,因为他当时不仅学会了这几十门武功,更学会了相应的克制招法,而他在花容鬼魅般飘忽、雷霆般猛烈的攻击中得以屹立不倒,只因他使出了每一招专门克制对手的招法。

只因当时情势太过凶险,花容出手又太快,他连自己究竟是怎样出手的也没弄明白,纯系身体受花容招法的刺激而自动反击。

正如一块石头飞来,眼睛会自动闭上一样,若等看清那块石头,眼睛可能永远闭不上了。

花容的一百零四招清晰完美地一一重现出来,到最后马如龙却一惊出定。

他唬了一跳,满头都是汗水。

在入定中受到惊吓是很危险的,常?;嵋虼俗呋鹑肽?。他震慑元神,重新功行八脉,细查身体内每一条经脉脏络,还好并无受伤迹象。

他不敢马上回想入定中得到的景象,站起身像熊一般在屋中缓慢走着,消散体内可能存在的滞气。

走了八圈,丹田内息如无风的江面一般澄净,心头一片清凉,而周身内外每一处均如成熟的麦粒般饱胀开来,元气充盈,身体轻盈,直欲离地飞去。他这才放下心来,收功站立,微微吁出一口气。

窗外三娘子依然在和那些稻草人大战不休,十几个草人都已散了架了,马如龙脸上露出赞赏之色,她虽没有“婉若游龙”的身法、“翩若惊鸿”的速度,却也已经章法谨严,有声有色了。

他走出去笑道:“歇歇吧,饭是一口口吃的,功夫也得一天天练?!?/p>

三娘子正练到兴头上,见他出来,转身一剑刺来,笑道:

“师傅,看剑?!?/p>

马如龙双手一合,夹住剑刃,脸上却笑容尽敛,沉吟不语。

“怎么了?你怪我向你出手?我……”三娘子唬得脸都黄了,眼珠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马如龙忙笑道:“你别多心,不经我师傅恩准,我是不许收弟子的,所以你千万不能叫我师傅,这会害我触犯门规?!?/p>

三娘子立时释然,转泣为喜,她一入两仪堂就被灌输门规大于王法,王法如网、门规如天。

她歉意一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你传我武功不会害你触犯门规吗?”

马如龙道:“这倒不会,我教你的剑法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不是我师傅教我的?!?/p>

“可是你教我武功,就是我的师傅啊?!比镒邮敌难鄱?,一时转不过这个弯儿。

马如龙皱了皱眉:“是也好,不是也好,你只别叫我师傅就成?!?/p>

在他耐心点拨下,她总算转过弯儿来了。

她欢颜笑道:“好吧,不叫你师傅,那叫你……哥?!?/p>

马如龙心头一荡,她的声音好像拨动了他的心弦,令他心旌摇荡。

他更不敢对视她那充满深情的仰望。

“来吧,我再告诉你应该领悟的窍要?!彼豢谄?,镇住心神,然后挥剑慢慢刺出,口中讲解着诀要。

在他讲解示范下,三娘子领悟得很快,她依法施为,一顿饭工夫后,这招剑法雏形已成,差的就是火候了。

“很好,很好?!甭砣缌靡庋笱?,比他自己的武功又有了突飞猛进更为兴奋。

“你累了吧?累了就休息一下?!?/p>

三娘子笑道:“不累,说也奇怪,刚开始练时,累得很,可是越练越有力气,也许是因为这是你教我的吧?!?/p>

她侧着脸向他一瞥,眼神中已不是春天般的柔情,而是酷夏的火热了。

马如龙这次没有回避,而是以平静的目光接住了,心中也未起波澜。

他知道她越练越有力气是因为那套上乘内功心法的作用。

他心中蓦然一动,在入定中令他一惊出定的场面,毫无朕兆地浮现在心中,那是花容击出最后一招,然后带着惊愕几近痛苦的神情向后退去的一幕。

令他受到惊吓的不是这个,而是在她退后的一刹那,他竟然能看清她身体里的经脉脏络,而且十几个地方均破裂出血,在体内绽放出一朵朵血花。

他摇摇头,想驱走脑中这幅怪异的景象,入定中经常出现各种幻觉,最常出现的就是各种鬼魂,或其他妖异的物事,佛家谓之“魔障”但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

风婆婆死了。

他一时间竟感到些微的怅惘。

屋里的天花板和墙壁上都是喷溅的血迹,花容的衣服上更是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朱三黯然失色,他不知道她怎会狂喷鲜血而亡、即使受了敌手重创,也不会喷出如此多的血。

花千颜一看到那些血,立时昏厥过去。

一路上她咬定是自己出屋后,朱三不知和师傅说些什么,把师傅活活气死了。

朱三怎样解释她也不肯听,口口声声让他抵命,若非两名属下死死拉住她,她真能把他活活吃了。

朱三命人把花千颜抬到别的房间去,和乐广一起勘查花容的死因。

两人花了一个时辰才最后断定:她是因和马如龙交手,耗损内力过巨,又诱发多年前所受的十多处旧伤复发。

她以残余的内力压住这些创伤,才能不漏声色全身而退,但在运功疗伤时,她耗尽了内力,而创伤并未愈合,反而因无内力的压制一齐迸发,在体内造成井喷似的现象。

看到她死的如此惨,两人复想到自己还疑心她没有尽全力,心中均感负疚良深。

现今才知道,她之所以只使出一百零四招,是因为她根本不可能使出第一百零五招了。

乐广比朱三更了解她的底细,知道她那妖魅般的身法、快如闪电的出手是修习一种特异的内功心法而成,功效固然惊人,对自己身体的伤害也不小,与崆峒派的“七伤拳”颇相仿佛。

这十几处旧创就是在三十年前十几次生死血拼中留下的。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就是这种内功心法的名目。

“只出手一百零四招,内力怎会耗损如此之巨?”朱三纳闷地问。

乐广叹道:“花大姐出手就是这样,别人使出一招时她能使出四招,但如此打法内力消耗的速度就不仅是一般打法的四倍,而是四十倍?!?/p>

人已死,他也忘了适才对她的忌恨,反而充满敬仰之情。

“四十倍?”朱三在心里盘算着,那就是以正常的速度打出四千招所消耗的内力,如此算来,她内力之雄厚已近不可思议之境地。

“此事得立即上报总堂?!崩止愠烈鞯?,“原来还指望她能帮咱们除掉马如龙,不意花大姐也栽在那小子手上。

“那小子简直成了高手的克星,凌峰、金顶上人,这又添上花大姐?!?/p>

“绝顶高手是这些,一般的高手他杀得更多?!敝烊嵝岩痪?,并且认为没必要重提五毒教的事,还有他那一个分堂的一半人马。

“不过他现在也好不到那里去,只是咱们得尽快找到他?!?/p>

他把花容最后对他说的话说了一遍。

“是这样?!崩止阊壑蟹殴?,好像发现了稀世珍宝,“朱堂主,你马上把人散出去,咱家估计他绝对跑不出百里开外,就在这方圆百里内搜索,掘地三尺也得把他挖出来!”

朱三心中不悦,乐广不过是位特使,并无指挥他的权力。不过他也没表现出来,只是点点头,出去吩咐属下。

不多时,几十匹骏马向四面八方奔去,到了晚上,方圆百里内许多小门派小帮会都行动起来,要找到带着一位姑娘的马如龙。

许多人不知道马如龙是何方神圣,还以为自己是在查一桩拐带案呢?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玄幻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丹东市政府:楼市调控后日均销售不足20套,市场回归正常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3-24
  • 党的十九大最重大的理论成就 2019-03-24
  • 高温雷暴一起来 注意防雨和防晒 2019-03-23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3-23
  • 珍贵!“国宝”林麝现身重庆金佛山 2019-03-22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3-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3-20
  • 不限流量套餐别再玩“误导性遗漏”套路 2019-03-19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3-19
  • “陪堂妈妈”上课3000多节 班主任:她去中考没问题 2019-03-1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 2019-03-17
  • 你咋看高考大数据专业成热门? 2019-03-17
  • 李克强: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 2019-03-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专访塔尼亚·门罗:中国式创新规模很大,规划长远 2019-03-16
  • 72| 840| 620| 320| 935| 196| 149| 314| 642| 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