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小说库> 短篇> 毒霸天下

更新时间:2019-03-11 12:04:53

毒霸天下 已完结

神州彩票网 唐龙:毒霸天下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www.pikyt.com.cn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阳朔 分类:短篇 主角:小呆,楚香雪

主人公叫楚香雪小呆的小说是《毒霸天下》,本小说的作者是阳朔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而站在黑风老怪身后的四个中年黑衣人赫然是黑风帮的四大护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风老怪阴冷地道:

“我要把你干她的那玩艺割下来,然后送给她,那样她后半生都不会寂寞了!”

黑天鹅欲言又止,花容立即失却了血色。

“可以开始了?!?/p>

最后黑风老怪做了个很优雅的手势。

他示意手下人动手。

他好像不屑向小呆出手。

抑或他想见见小呆的身手。

话音未落,陪同黑天鹅下楼的黑衣人,转身斜飞,手中长剑一道白光刺向站在他右侧方的小呆。

这个黑衣人是“黑手四卫”中的老二。

黑风老怪今天来客栈带来了八个随从。

四个他贴身随护、贴身心腹、贴身又贴心的侍卫——“黑手四卫”。

黑风老怪懒得叫他们原来的名字——在他认为这四个人的“原来”一切已经死了,到了他身边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必以他的意志为意志。

黑风老怪叫他们: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老三刚才从楼上掉下来就没起来。

黑风老怪懒得救治他,干脆让老二把老三杀了。

在黑风老怪看来杀老三就像扔掉一把砍钝了的剑。

老大和老四就是夹持金珠的两个黑衣人。

而站在黑风老怪身后的四个中年黑衣人赫然是黑风帮的四大护法。

他们以前都是雄霸一方的黑道枭雄,因躲避仇杀投到黑风帮,从小帮徒一步步干起,靠“罪恶”提高身份终于登上护法之位。

黑风老怪也懒得知道他们的过去,他对手下人要求的只有两个字:

效忠!

四大护法也像忘了他们以前是谁,被黑风老怪分别称为:

毒剑、快剑、狠剑、死剑。

黑风老怪曾告诉四大护法:

“你们有一天谁把我害死,谁就可以当帮主?!?/p>

他不止一次这么说。

他每说一次四大护法必跪地磕一次头。

今天黑风老怪亲自带“黑手四卫”和四大护法赶来客栈,他原以为敌人必是名满天下的极厉害人物,但一见之下不由失望:

这么个毛头小子,还带着个一点武功不会的少女,怎么可能杀死“黑风三煞”和“追风二鬼”?

但客栈的飞鸽警报明明写明对方是强敌。

黑风帮的飞鸽警报站遍及整个西藏,哪一处风吹草动,黑风山总舵立即会得到消息。

此刻,老二已经向小呆出手了。

老二刺出一剑,砍出一剑,等第三剑要扫出时却整个人被撞得飞出了客栈:

刺出一剑刺空了。

砍出一??撤艘徽挪妥?。

第三?;刮吹莩?,小呆一招“昭君可投怀”撞进他怀里,一肘把他撞飞出去。

惨叫响在客栈之外。

客栈的两扇窗子随着老二的飞出即告破碎。

阳光无拘无束地射进室内,像个活泼泼的天真小女孩一头扎进凶险万变的境地中。室内的浓浓杀气,几令阳光为之一黯。

老四离开金珠,仗剑逼向了小呆。

他是剥光金珠的功臣,小呆投向他的目光杀机更盛。

老四前扑。

小呆也前扑。

白光和蓝芒交错疾闪。

“锵!砰!”

小呆的玲珑刀削断老四长剑,刺进老四心口,又一脚把老四踢飞,撞在去往厨房的门上。

老四掉地,蹬腿而亡。

小呆心中涌上一丝快意。

杀了自己想杀的人原来是这样快意。

黑风老怪笑了。

笑得让人莫名其妙。

见到老二和老四死伤,他不怒反笑。

笑完,他轻轻地说过:

“这小子还算够资格!”

转首瞥了身后四大护法一眼,道:

“该你们了?!?/p>

狠??绯隽讲?,呛啷抽出佩剑,抢步欺进,踏中宫直刺小呆。

小呆不退反进,又是“昭君投怀”,想先削对方长剑,然后刺毙对方。

“锵!”

玲珑刀把狠剑的长剑削断,继续前刺,贯进狠剑胸膛,但狠剑不退反冲,手中半截断剑刺中了小呆肚腹。

“砰!”

小呆起脚把狠剑踢飞出客栈——又撞碎两扇窗子。

小呆低头一看,肚腹上还刺着那半截剑,拔出甩手扔飞。

一股血水从伤口流出,小呆感到一阵剧痛。

狠剑的确够狠!

他显然算定了小呆会削断他的剑,才与小呆以命搏命。

不幸的是小呆护身内功深厚,他刺得不深。

黑风老怪对挟持金珠的老大道:

“我很奇怪,你面对这么诱人的少女胴体竟能忍住不干他!”

老大像接到命令似的,把金珠上半身按到一张餐桌上,动手解裤带……

黑风老怪对小呆冷道:“不想让你的女人被干死,就放下你的小刀!”

他看出小呆使的是宝刀。

要杀其人必先夺其刀。

要夺其刀必先伤其心。

还有什么比凌辱他女人更让他伤心的呢!

被点了穴道的金珠当然不能反抗,甚至不能动,她只能忍受、承受、接受、感受。

她求死不得。

她哀叫不得。

她比一只放到案板上的鱼更可怜。

鱼放到案板上顶多是挨上一刀,死个干净。

而她不能!

她必然忍受比死更惨忍的凌辱。

身后老大出示的武器在金珠心里比世上任何刀剑都恐怖。

她不知道自己要忍受怎样的割裂剧痛,心在颤栗。

她感到了有个凉而尖锐的东西碰到了她的臀部。

“??!”

惨叫声法子老大之口。

老大正想往前挺进时却惨叫着往后仰面摔倒。

毒剑一掠而至,见老大脖子上有个血洞。

被什么射穿的血洞?

人影一闪,金珠已被人夹起飘掠一旁。

这人影正是小呆。他把金珠的穴道拂开,让她站到身旁。

是玲珑刀“借光反射”杀了老大。

金珠又流下泪来,忍住没扑到小呆怀里大哭。

——她知道这决不是放声大哭的时候。

——她更知道泪水不能洗去她的耻辱。

能洗去她耻辱的是血!

毒剑冲了过来。

一冲过来整个人就化入剑光里。

但剑光却不是攻向小呆,而是攻向金珠。

他知道小呆必救金珠。

他攻击的正是小呆的弱点。

小呆的弱点就是金珠。

毒剑的剑毒,剑招更毒!

小呆闪身抢护金珠,左手把金珠揽在身后,右手玲珑刀迎击毒剑的进攻。

毒剑变招再变招连连变招。

他用变招的剑缠住了小呆的玲珑刀。

玲珑刀只要封挡得慢一点就会被他刺中。

毒剑的剑像一朵落叶缤纷的花枝。

每一朵花瓣都带着死亡的气息,死亡的威胁;在飘飞。

“??!”

金珠发出惨叫。

只因她看见一道白光已经直袭她比白光更白的胸膛。

小呆知道金珠又遇突袭。

他当然要救,他不可不救。

但他的玲珑刀和一只手臂正对付毒剑。

他的左手正揽着金珠的纤细得不盈一握的腰肢。

他用什么救?

他凭什么救?

他揽着金珠轻轻一旋。

就这么轻轻一旋袭向金珠胸膛的白光隐没与小呆的胸膛,溅起一道血光。

小呆揽带着金珠借旋劲,飞掠出客栈,落到了艳艳的阳光下。

血比阳光更艳。

小呆胸膛有一道横着的血痕。

金珠望了流泪,忘了哭泣,她望着小呆血痕流出的血,吓得呆了。

小呆却在看金珠的胸膛。

看后他放心了:

金珠的胸膛无伤无损。

毒剑和伤了小呆的快剑双双追掠出客栈,站到了小呆和金珠面前。

随后,黑风老怪、黑天鹅和四大护法中最可怕的死剑也走出客栈,站到一旁。

在他们身旁不远处是老二和狠剑的死尸。

在客栈外面还停着黑风老怪来时坐的四轮八马及其华丽的马车。

马车旁是八匹龙骏,是“黑手四卫”和四大护法骑来的。

“别让他夺马逃了!”

黑风老怪见小呆望了两眼那些龙骏,已看破小呆心意,出言提醒。

死剑一闪身,站到了马车和那些马匹跟前。

他的剑仍未出鞘,双臂还叉抱胸前,一双精光逼人的眼睛透出冷森幽寒。

毒剑和快剑分左右仗剑逼了上来。

他们阴冷狠毒的目光盯住了金珠。

不仅是因为金珠的胴体好看,而因为金珠是小呆的弱点。

他们要攻击的正是小呆的弱点。

暴喝声中,快剑的?;闷鹨坏腊坠?,毒剑的剑颤出一朵?;?,一齐攻向金珠。

但金珠却惊呼出声,被小呆推送出去……

小呆推送出金珠就撞向了毒剑,玲珑刀倏然刺出。

?;ㄆ扑?。

毒剑的惨叫发自蓝芒里。

小呆的玲珑刀刺穿毒剑的喉管,而毒剑的剑也刺进了他肩头。

玲珑刀还未拔出来,快剑的剑已经刺向小呆后心。

小呆抓住毒剑猛的旋身,去挡快剑的剑。

快剑的剑从毒剑后心刺进,剑尖从胸前钻出。

小呆猛推毒剑撞向快剑,同时飞身掠起,玲珑刀“借光反射”,一道耀眼刀光洞穿了快剑咽喉。

两具死尸几乎缠连着同时栽倒??旖5慕;勾┩付窘P靥盼醇俺槌?。

小呆身形落地,投目去找金珠。

目光所及不由神色一凛:

金珠已经落到了死剑手里。

死剑仍未出剑,一只手扼着金珠的后脖颈,正推着她一步步逼上来。

冷道:“放下你的刀!”

小呆知道只需死剑的利爪微微一用力,金珠的脖颈就会被扼断。

他把玲珑刀扔在了脚下。

金珠吃力地挤出几个字,道:

“别……管……我……你……快……逃……”

小呆站如山岳。

死?;雇拼沤鹬楸平?。

小呆仿佛脚已生根。

死剑在暗中数着自己脚步,算计着距离。

他的战术已经在脑海中形成——推送出金珠撞向小呆,从背后刺入金珠一剑,把金珠和小呆一剑洞穿!

他知道小呆不会不接住扑进怀里的金珠,他更知道小呆不会弃金珠逃逸。

金珠现在成了死剑手里最管用的“?!?。

只能杀伤别人却不会被杀伤的必胜之剑。

死剑不出剑,因为他自信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出剑。

而早出剑就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五步!

四步!

小呆仍然不动。

他死死地盯着金珠的胴体。

这花蕊娇嫩的胴体却要经受这雨打风吹,老莫非真妒红颜!

他不动,他岂非就是在等死?

不等死,他又在等什么?

玲珑刀已失手,他的斗志是否也随之失去?

他已经受了重伤,他还撑得住吗?

三步!

死剑正想推出金珠,蓦地听见小呆大吼一声:

“蹲下!”

金珠下意思往下一蹲,没蹲好,却坐在地上——但却从死剑的扼制中滑脱出来。

“砰!”

小呆蓄势已久的,提聚了足有百分之九十“九极真功”的一记拳楹的打出,把死剑像一片树叶一样震得飘飞出去。

死剑的惨叫响彻晴空。

他到死也未出?!?/p>

以前他出剑无活口,今天未出剑自己却死了。

小呆身上却飞射出细雨一样血线。

肩头、胸膛和肚腹处的伤口由于他全力重击又被震开,以致喷射出血雨。

他能够自动封穴止血,怎奈这一击真气运转过剧。

“砰!”

小呆正想上前搀扶金珠,身后一股劲风袭来,想也不想,旋身拳迎出。

劲气相击中,他被震退后掠,落到两丈之处,勉强拿桩站稳。

定睛一看,偷袭他的正是黑风老怪。

黑风老怪已经拎小鸡似的抓头发提起了金珠,狂笑几声,道:

“这妞儿一定还未开苞,哈哈,今晚上就干她了!”

小呆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他暗自调息,平复下翻涌的气血。

黑风老怪又道:“你中了我的‘毒砂掌’,就算没被震成内伤,也会毒性攻心而死!”

黑风老怪的“毒砂掌”五十年,的确花费了一番苦功。

他不但吃毒蛇、毒蝎子和毒蚂蚁等有毒动物,还喝有毒植物熬成的汤药。

这还不算,还要用双掌拍击毒沙子,打毒药浸泡过的木桩。

五十年的浸淫苦修使他的“毒砂掌”大成。果然够恶、够毒、够狠、够辣。

他别说全力攻击别人,就是指甲把谁皮肤划破点皮,便见血腐烂,只至腐烂得剩一具黑色骷髅。

而且他原本功力深厚,再加上毒,当然达到了令人恐怖的魔鬼般境界。

小呆没动,也没言语。

他需要“忙里偷闲”调息内功和恢复体能。

黑风老怪还以为小呆在运功抗毒,又道:

“我之所以现在才出手,是想借你的手替我清除掉这些坏小子!

“他们各个像我一样坏得流脓,但我不想让他们成了气候反过来害我。

“我所以能活到今天,就是我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清除掉身边的祸患?!?/p>

小呆的目光扫地一寻,找到了他的玲珑刀。

玲珑刀就在黑风老怪脚前两尺处。

转念一想,小呆放弃了先夺玲珑刀。

因为金珠被黑风老怪控制住了,还是先救下金珠要紧。

因为黑风老怪来了凶性,说不定会先杀了金珠。

这时黑风老怪狂笑几声,对小呆道:

“你就等着毒发而死吧?!?/p>

提起金珠转身掠进客栈,把金珠放到一张餐桌旁坐下,自己也坐下,对随后跟进的黑天鹅道:

“坐下陪我喝几杯!哈哈!然后我就给这小妞儿开苞!”

黑天鹅就在餐桌旁坐下,媚笑道:

“人家还担心你对付不了那小子呢!”

店伙已经端上酒菜,并且为黑天鹅和黑风老怪各自斟满了酒。

然后恭立一旁,听候吩咐。

黑风老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狂笑道:

“我会对付不了那小子?笑话!

“我对付不了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你这只大白鹅!哈哈!

“你让我怎么下狠心也忘不掉?!?/p>

黑天鹅也喝下一杯酒,柔声道:

“那正是贱婢的福气??!”

起身离桌,道:“我给你唱一段吧?!?/p>

黑风老怪又喝下一杯酒,笑道:“唱吧?!?/p>

黑天鹅就挥臂曼舞,放婉转歌喉,唱道:

“梨花云绕锦香亭,蝴蝶春融软玉屏;花外鸟啼三两声,梦初凉,一半儿昏迷,一半儿醒。

“柳绵扑槛晚风轻,花影横窗淡月明;翠被兰麝薰梦醒,最关情,一半儿温馨,一半儿冷。

“含羞未肯入罗帏,禁得檀郎几度催。镜烛摇红光四垂,颤巍巍,一半儿担心,一半儿推?!?/p>

正唱到这里,人影一闪,小呆飞身掠进,欺到黑天鹅跟前左手抓住她的大椎穴,右手玲珑刀往她颈部一抵,对餐桌旁的黑风老怪冷道:

“你不想让我杀了她,就放了我妹妹!”

黑风老怪也不由一惊,他怎想到小呆还能生龙活虎般闯进来!就算未和他对掌,小呆已伤得够惨重了。

金珠不由惊喜而流泪。

黑风老怪又喝下一杯酒,笑道:

“我可以把什么都当成宝贝,唯独不会把女人当成宝贝!

“因为这世界上顶数女人不难得到。

“所以,你尽管杀了她!”

黑天鹅也道:“你杀了我吧。

“我这残花败柳之身活在这比我身子还肮脏的世界上,我早就活够了。

“我只是差没勇气自杀。

“你杀了我,实在是成全了我!”

小呆本想制住黑天鹅与黑风老怪交换回金珠,他怎肯真的辣手摧花。

听黑风老怪不管黑天鹅死活;黑天鹅又有求死之心,这倒让小呆进退两难了。

就在这时又生突变!

有三个藏民装束的男人闯进客栈。

其中一个少年看见金珠,惊喜若狂地喊到:

“在这儿!金珠在这儿!”

金珠羞极喜极地脱口喊道:

“龙奇!爹爹!村长!”

三个人见她赤身裸体,一时僵住了。

等他们正要发怒时,金珠又叫起来:

“他就是黑风老怪!”

三个人再次僵住,惊骇万分。

黑风老怪一指挟持着黑天鹅的小呆,对三个人冷冷地道:

“你们去杀了那小子,我就把这妞儿还给你们,并绕过你们全村的人;不然,哼!”

“哼”字未落,三个藏民齐声叫喊着扑向了小呆。

他们没有兵器。

只有拳脚和因极度恐惧而激发的拼死的力量。

“不要!不要!”

金珠的哭喊阻止不住三个发疯似的男人。

小呆被三个男人逼得退开黑天鹅,闪避封挡着三个男人的进攻。

他见这三个男人都不会武功。

他不敢贸然制他们的穴道,因为知道自己是毒功,稍不慎就会让他们中毒,若救之不及他们必有危险。

而他分明听见金珠的话,知道是金珠的父亲和乡亲。

显然他们是等金珠到此。

闪避、退却、封挡,小呆在室内被追击得像清捷的猫。

黑风老怪又笑了,笑完,又喝进一杯酒。

他有理由得意,更觉得这热闹实在好看极了。

金珠不喊了,也不笑了。

她知道怎么喊、怎么哭也阻止不了三个人追杀小呆。

小呆看见了站在角落里面带邪笑的店伙,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他有意往店伙跟前闪避过来。

店伙哪会想到小呆要算计他,正睁大眼睛看得来劲儿。

小呆倏地欺进店伙,一把抓起,隔着三张餐桌投向了黑风老怪,随之掠来,趁黑风老怪挥掌震飞店伙的当口,从桌边抓起金珠,跃到一旁店伙惨叫着,被黑风老怪一掌震飞出客栈外面去了。

小呆把身旁的金珠推给又扑过来要打他的三个人,道:

“快带她走吧?!?/p>

有个中年人脱下衣袍裹住金珠胴体,然后往肩上一抗,当先奔出门去。后两人随之奔出,匆忙逃逸。

客栈外传来金珠的哭喊:

“小呆哥——保重啊——”

响过一阵急风骤雨般的马蹄声。

小呆见金珠被救走,如失重负,投目从餐桌旁站起身的黑风老怪,冷道:

“来吧,咱们决一死战!”

“呼!”

黑风老怪一把抓过黑天鹅推撞向小呆,身形随后攻上。

小呆若是闪开,黑天鹅必会撞到墙上非死即伤。

黑风老怪拿黑天鹅当了进攻的“盾牌”了。

天下最妙不可言的“盾牌”。

他算定小呆要照顾黑天鹅死活?

他知道只要是男人就不会忍心伤害黑天鹅?

金珠已去,难道黑天鹅又要成为小呆的弱点?

最要命的是:小呆正是惜香怜玉之人。

更何况他与黑天鹅有一夕之缘。

小呆无暇去想,似乎是本能的反应:

左手对撞到身前的黑天鹅进行牵引,揽带着一个旋转化解了黑天鹅向前冲劲;右手玲珑刀外封,刀光震开了黑风老怪随后跟进的一股掌力。

再旋,两个人跳交际舞似的退到一旁。

黑天鹅像死过一回似的,几乎要瘫软在小呆怀里。

她的黑纱衣飞了,缠裹娇躯的布掉了,整个裸体露了一具凸凹有致,粉装玉琢般的胴体。

尽管金珠的胴体充满青春韵味,有如花之娇蕊,但在视觉刺激和带给人美感上却不如黑天鹅这成熟的女性娇躯。

更何况黑天鹅有着十足的迷人的情态,这让人觉得她的胴体比任何一张美女图都更有魅力。

黑风老怪的手里多了一把软剑,很细窄,却比一般剑更长的金色软剑。

黑风老怪有八年没使这把软剑了。

只因八年里他没遇上值得让他出剑的对手。

今天黑风老怪被小呆激怒了。

他要用软剑把小呆绞碎。

亮出软剑之后,黑风老怪就一步步地逼向了小呆,冷道:

“你逼得让我出剑,你应该为自己骄傲!”

小呆把怀里的黑天鹅清凉柔滑的胴体轻轻推开,道:

“你远点躲开!”

他是感到了骄傲。

不过不是因为黑风老怪因他出剑,而是:

他发现黑天鹅看他时美眸中流露出的那一缕情感。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灵异言情
  3. 热血爽文
  4. 日久生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蒲县工商质监局非公党委举办2018元旦文艺会 2019-05-24
  • 努力把各级党组织锻造得更加坚强有力——四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5-23
  • 高三学生创意毕业照轻松迎高考 2019-05-23
  • 廉洁勤政,不应只是挂在口头上;一味贪图享乐,对不起纳税民众. 2019-05-22
  • 给孩子们更多本土精品读本 2019-05-22
  • 年终奖PK大赛来袭 网友:心疼得抱住自己 2019-05-21
  • 阿来散文入选最新版初中语文教材 读百万字资料写出这篇游记 2019-05-21
  • 家电一周:家电企业搭车“世界杯” 中国液晶电视最便宜 2019-05-20
  • 图解:小心爆炸!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黑名单” 2019-05-19
  • “个十百千万”打造5G之城 “五横七纵”共筑产业联盟 2019-05-19
  • 凯恩率“三狮军团”艰难战胜突尼斯 2019-05-18
  • 李盈莹又演砸了?42扣10中表现还不如一边缘主攻 2019-05-17
  • 巢湖市烔炀大道等一批项目通过市规委会审议 2019-05-17
  • 2016中国大学理学一流学科排行榜:中国科学院大学第一 2019-05-16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5-15
  • 49| 554| 257| 141| 899| 811| 450| 678| 968| 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