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小说库> 短篇> 风花剑雪月刀

更新时间:2019-03-11 11:59:39

风花剑雪月刀 已完结

神州彩票平台注册网址:风花剑雪月刀

神州彩票网唐龙说 www.pikyt.com.cn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阳朔 分类:短篇 主角:丁一,梨花

丁一梨花目录,风花剑丁一是江湖上最高贵的杀手,他很少为别人杀人。丁一与摘月宫主的决斗轰动整个武林,风花剑出鞘,摘月宫主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丁一有很多爱他的女人,但他却喜欢一个最恨他的女人……灾难接连降临到丁一的身上。他甚至对手中的风花剑也产生了疑惑。无花庄是当今皇上最红的太监曹公公的秘府第,他是一个及其野心之人,他的目的是控制皇上,操纵朝廷,但他却忌讳皇上八大贴身侍卫之一羽天佑。羽天佑的武功深不可测,他每次都可以使皇上化险为夷。为了收买羽天佑,曹公公准备了三个绝色美人……风起云涌。谜底最后解开:摘月宫主并 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短篇 玄幻仙侠

精彩章节试读:

大雪纷飞。

雪使大地变得洁白。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喜欢雪,喜欢雪飞扬的姿态,喜欢雪花一般的模样。

雪可以把肮脏的东西掩盖,也可以让天空迷人起来。

但是,雪也有它的不足,它使本来多姿多彩的世界变得单一,使人分不清哪里是山川,哪里是村庄,甚至连行人走过留下来的脚印,转眼间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留下任何痕迹,不让后来者辨识方向。

雪越下越大。

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

丁一回头望身后,他只能看见笔直的十二三脚印,再远一点,就是白茫茫连成的一片,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丁一浅浅地笑了笑,转身,继续前行。

前面,是茫茫的白。

身后,也是茫茫的白。

身体连头顶,也是同样茫茫的白。

丁一坚定地前行。他不怕迷路,不怕陷进沼泽或者池塘里。

他坚信他的脚下就是路。

只要是路,不管路多么曲折,多么难行,总有一天会走到平坦的大道上。

丁一的头发上,衣服上,甚至连眉毛,耳朵,鼻子,嘴唇上都落满了雪,可他一点也不觉得冷。

风刚刚将他身上的雪刮走,又有新的雪落在他的身上。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

丁一身躯前倾,他还推着一辆轮椅。

轮椅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也跟他差不多,身上落满了雪,像一个雪人。

忽然,一阵大风刮来,将两个人身上的雪刮走,同时,也将轮椅上那个人的长发刮得飘了起来。

原来轮椅上的人是个女人。

丁一的身躯往右边斜,用身体挡住风。

女人抬头,默默地看了丁一一眼。

女人的眼中,没有喜悦,也没有感激,有的只是冷漠。

这么冷的雪天,这么冷的眼神??墒嵌∫?,他竟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很清朗,整个雪野充满了他的笑。雪也似乎小了一点。

一只鸟,就在丁一的笑声里掉下来,掉在前面两步远的地方。

鸟很小,它有一张小而精致的嘴。

可是只一会,雪就把小鸟遮盖了。

丁一快走了两步,轮椅中的女人弯腰,伸手在雪中扒了两下,将那只被埋掉的小鸟挖出来。

女人的手臂很白,虽然只露出一点点,虽然在迷蒙的雪天看不清楚,但丁一仍禁不住怦然心跳。

女人将鸟拿近嘴边,呵着热气,又将它放在心口。

女人的脸上,终于泛起一丝微笑。

可是微笑刚刚泛起,又消失了。

女人轻轻说道:“鸟儿死了,真可怜……”

丁一无语。

他知道她喜欢鸟。

如果她肯开口,他一定会为她捕捉很多美丽的鸟,可是她不肯开口,凡是他给她捉的鸟,她连看也不会看。

为了让她开心,丁一动破了脑筋。

就是这从天上掉下来的鸟,也是他特意安排的。

不然,这么寒冷的雪天,哪会无缘无故掉在他的面前来?

梨花是丁一最要好的朋友。

凡是丁一需要,梨花从来不会说半个“不”字。而反过来,梨花有事,丁一却从不帮忙。

丁一不是那种只要朋友不要帮忙而自己不帮朋友的人,他之所以不帮梨花的忙,是因为梨花根本不需要他帮忙。

事实上也是这样。如果梨花一个人不能解决的事情,那么,再加上两个丁一也是无济于事。

幸好,到目前为止,梨花还没有碰到过自己一个人不能解决的事。

像梨花这种朋友,丁一就是多交二十八个也不嫌多,可惜,天底下只有一个梨花。因此,丁一就只有梨花一个朋友。

有时候觉得,人的一生能有一个好朋友就够了。

就像现在,丁一最需要梨花帮忙,梨花就帮了他的忙。

丁一抬头,大雪挡住了他的视线。

可是丁一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前方,梨花还向他招手。

在如此冷的雪天,要找一只鸟并非简单的事情,而要让这只鸟刚好在丁一的面前坠落,则更加困难。

但梨花能做到。

只要丁一需要,再困难的事,他都能做到。

这样的朋友,有一个当然够了。

而一旦有了这种朋友,别人丁一再也看不上了。

丁一也承认自己很自私,就像他为了使她开心,竟叫梨花杀了这只有生命的鸟。

这只鸟,也许它在自己的窝里安然过冬,也许正做着好梦,却被梨花捉了来,丢进这寒冷的雪地。

女人当然不知道,这只鸟是丁一为博她的开心而故意安排的。

女人的眼睛上也落满了雪,她注视着手上的鸟,喃喃道:

“如此冷的天,为什么还要飞出来?!?/p>

丁一知道她十分伤心,便站着一动不动,任凭大雪埋掉他的双脚。

只听她又说道:“鸟儿,鸟儿,我把你葬在白雪里,你怪不怪我?!?/p>

她说着抬头,望着四周空濛的白和无边无际的冷。

她叹了一口气,低低道:“这里太孤单了,鸟儿,我本不应将你丢在这里,可是我们也不知几时能走出雪地……”

她叹口气,眼中竟流出泪水。

无奈,只得将鸟丢掉。

大雪转眼又将它埋掉了。

茫茫雪野,他们显得很小,仿佛大雪可以很快将他们埋掉。

如果他们再不走,雪真的会埋死鸟一样埋掉他们。

由于站得太久了,丁一觉得有点冷。

可是他还不想动。

难道他真的想让雪埋掉?

雪已堆积至他的大腿,他从没有遇到过如此大的雪,这雪大得有点怪,好像有人在空中大把大把洒下来似的,丁一皱皱眉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但是,他没有忘记将轮椅抬高,轮椅始终在雪之上。

轮椅上的女人慢慢高过他的头。

最后,雪盖住了他的头顶,轮椅就在他的头顶上。

女人依旧很冷漠。如果没有丁一,她早已埋在雪下了。

她不仅没有感激,而且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怨恨和毒意。

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希望他死。

丁一如此维护她的安全与快乐,她为什么还希望他死。

她回头,已经看不见丁一。

丁一在雪下。

她冷笑着。

忽然,她僵住了。她看见纷飞的雪花里伸出八支利剑。

剑剑刺她的咽喉。

她不能躲,也躲不掉!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是,当八支利剑就将触及她的咽喉的时候,又一柄剑,从雪地下飞出来,击落了取她性命的每一剑。

洁白的雪地上,多了八具尸体。

她的身后,也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是丁一。

丁一说道:“季季,有没有伤到你?”

原来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季季。

季季说道:“有风花剑?;の?,谁还能伤我半根汗毛?!?/p>

丁一的腰上,果然悬挂着一柄剑。其实,剑在剑鞘里,从外面看,根本不知道剑鞘里是什么剑。

风花剑是无敌之剑,正义之剑,它怎么会在丁一身上呢?

丁一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剑,只知道它可以杀我想杀的人?!?/p>

季季不语。

雪还下。

她默默地望着一个穿红衣的女人。

穿红衣的女人就在她前面。

丁一叫道:“默雪儿!”

默雪儿就是拦住他们去路的女人,而偷袭季季的八个???,也正是她花重金买来的杀手。

默雪儿没有看一眼季季,她只盯着丁一看。

丁一说道:“他们都死了?!?/p>

默雪儿笑道:“我有足够的钱收买天下所有的杀手?!?/p>

丁一说道:“你可以收买任何人,却不能收买我?!?/p>

顿了顿,又说道:“还有梨花?!?/p>

默雪儿在雪中笑起来,很美,很迷人,她说道:

“你是天下最高贵的杀手,可天下仅你一个而已?!?/p>

丁一道:“不,我说过,梨花也是?!?/p>

默雪儿还在笑,她笑声很清脆,但她并没有回答,丁一说的话是对是错。

雪埋掉地上的八具尸体。

丁一开始前进,雪地里留下他很深的脚印。

季季忽然说道:“如果你真的想使我开心,就杀了默雪儿?!?/p>

默雪儿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要让丁一杀了默雪儿?

默雪儿听到了季季的话,她又大笑,但她的脸上,隐现出几分恐惧。

因为默雪儿知道,丁一的风花剑出鞘,世上没有人能够逃得掉。

但是默雪儿并没有现在就逃,她盯着丁一,一步一步后退着。她的头上,衣服上也已经落满了雪,鹅毛大雪使她变成白色的雪人。

她的红衣裳也不见一点红。

丁一的风花剑并没有出鞘。他推着轮椅,他没有看默雪儿,他只看着轮椅中的季季。

季季虽然没有默雪儿美丽,但他喜欢她,爱她。

她是他唯一喜欢的女人。

望着丁一对季季的关怀与痴情,默雪儿非常妒忌。

她恨不得杀了他。

她也恨季季,如果没有季季,她也许已经得到了丁一。

默雪儿很富有,她有着多得数不清的钱,她从来就是想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

如果一个人有钱,又有一颗平常的心,那一定是没什么遗憾的事情了。

可是默雪儿有,并不是她的钱不够多,也不是她的心太高,她的遗憾是她还没有能够跟丁一在一起。

一个女人想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并不是非分之想。

女人想得到男人就像男人想得到女人一样正常。

男人为了得到自己喜爱的女人,往往可以不择手段。

女人也一样,而且,女人的手段往往更惨绝,更令人意想不到。

男人爱一个得不到的女人,他总是会把恨发泄在他的“情敌”身上,他会想办法杀了他。

女人则不同,她不会杀她的“情敌”,她要杀她爱的男人。

这并不是说女人更能容忍,而是女人更残忍,因为,她不杀“情敌”,却要将“情敌”折磨。

就像季季,一年前,她已经被默雪儿砍断了双腿。

但默雪儿并不杀她,她还要折磨她,摧残她。

她要挖了她眼睛,砍了她的手臂。

如果不是丁一一剑解救,刚才那八名???,一定将她的鼻子和耳朵割下来。

女人本是善良的。她们天生富有一颗同情心。

是爱使他们改变。

世上最纯洁最美妙的莫过于爱情,可是,当爱情一旦变作无望的时候,爱就会变成恶鬼,变成心中的“魔”。

爱可以使人美丽,也可以使人丑恶。

默雪儿是美丽的,美丽的像天使??墒?,在丁一的眼里,她从没有像天使那样美丽过。

丁一知道默雪儿爱他,想得到他。

他也知道季季厌恶他,憎恨他。

可是,他爱季季,他不愿跟默雪儿在一起。尽管,他知道他们两个人都想要他死。

丁一推着季季,缓缓前行。大雪无声地将他的足迹抚去。

默雪儿忽然一抖,将雪抖落,露出她那身鲜艳的红衣裳。

丁一感觉到眼前一亮,虽然他没看默雪儿,但他的眼睛却感到一阵刺激。

他的眼皮跳了一下。

紧接着,丁一的风花剑出鞘!

雪地里只有默雪儿、季季和他三个人,他的风花剑要刺向谁?

如果要杀默雪儿,默雪儿早已死了。

如果要杀季季,他就不会推着她艰难地在雪地跋涉。

那么,丁一的风花剑要刺向谁呢?难道,他要自杀?

风花剑出鞘,有几片雪花在空中停了停。

还没等它们飘落,就看见从雪地下面喷出三支血剑。

雪就被融化了。

可是紧随其后的雪,纷纷扬扬,将红血掩盖,连一丝腥味也不留。

白雪。

红血。

默雪儿只看见丁一的风花剑出鞘,却没有看见风花剑是如何出鞘的。

丁一脸色苍白。他还是没有看一眼默雪儿,好像默雪儿根本不存在。

丁一说道:“你这次一共雇了十一名???,现在都死了,你可以走了?!?/p>

“不能让她走?!?/p>

轮椅中的季季忽然说道:“如果你爱我,就杀了默雪儿?!?/p>

丁一缓缓说:“不,我不能杀一个爱我的人,哪怕她做错了事,就像你,你会动手杀我吗?”

季季默然。丁一又说道:“如果要我杀她,不如杀了我自己?!?/p>

季季回头,她看着丁一,一脸的冰霜。

丁一这时正注视着前方,弥漫的风雪里,默雪儿已经不见了。

雪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他们已经走了一天了,丁一感到有些饥饿。

可他们身上没任何可以充饥的食物。

所有食物一天前就被他们吃光了。

丁一一惊,他这时才清醒过来,季季一定已经饿坏了。

他想走快些,可是,雪太深,怎么也走不快。

丁一轻轻道:“季季,饿了没有?”

话一出口,他才觉得自己问得实在太傻了。

可是季季却说:“不饿?!?/p>

丁一又轻轻得:“道:”怎么会不饿,我们已经走了一天没吃东西了?!?/p>

丁一觉得这又是一句多余的话。

季季说道:“一个将死的人是不会知道饿的?!?/p>

丁一惊道:“季季,你不会死的,你不能死的?!?/p>

季季的声音很弱,她道:“能够让雪做我的墓床,是我的福分……”

丁一有些茫然。

迷茫的风雪里,他看见一个人影朝他们奔过来。

尽管他还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但他已经知道那是谁了。

丁一叫道:“梨花!”

人影转眼到了他们跟前。

这是一个年约四十的清瘦汉子,他飞掠的速度极快,雪花也无法停在他的身上。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竹篮。竹篮用一块白色的毛巾盖着。

丁一笑道:“梨花,送什么好东西来了?”

梨花也一笑,说道:“我猜你们肯定快要饿死了,所以送几个馒头来?!?/p>

丁一接过竹篮,打开毛巾,里面果然装着满满一蓝馒头。

馒头还冒着热气。

丁一欣喜道:“梨花,如果谁敢把你这个朋友抢走,我一定杀了谁?!?/p>

梨花笑道:“放心,我始终是你的朋友,谁也抢不去的?!?/p>

梨花说着抱拳道:“丁一,前面路难走,你多多保重,我可要去烤火炉了?!?/p>

梨花望了望轮椅中的季季,转身,飘然离去。

梨花的速度,当真快得惊人,丁一只看见他迈出第一步,第二步就已经在风雪深处了。

丁一呆了呆,发现雪越下越大了。

丁一拿出一个馒头,递给季季。然后自己也吃了一个。

一个馒头下肚,丁一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再看季季,她一口也没吃。

丁一双手握住季季的手,蹲下身子,说道:“季季,馒头冷了,快吃吧?!?/p>

季季一点反应也没有,满脸的忧郁和冷漠。

她手中的馒头已经又冷又硬。

丁一从蓝里又拿出一个,将她的冷馒头拿过自己吃了。

季季喃喃道:“丁一,你说,我父亲坟前的松柏,是不是又长高了?”

丁一说道:“跟去年比,它一定长高了不少?!?/p>

季季好像忽然开心起来,她笑道:“真的吗?”

丁一道:“当然是真的,我们已经长大了一岁,你二十二岁,我二十六岁,松柏也三岁了?!?/p>

季季咬了一口馒头,若有所思道:“丁一,你记不记得三岁时的模样?”

丁一摇头道:“我什么也记不得了?!?/p>

季季一边嚼着馒头,一边慢慢道:

“我却记得三岁时,父亲背着我去赶庙会,结果,我却尿湿了父亲的双肩……”

季季说着脸容泛起了笑。

丁一痴望着季季的笑容,他想不到季季笑起来也如此美丽。

忽然,季季的脸上又罩上一层绝望的霜,她冷冷道:

“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父亲?”

丁一低下头,不说话。

季季又道:“今天是大年初一,本来,父亲又会陪我到冰洞里去洗温泉……”

望着无比伤心的季季,丁一说道:“也许,他是一个好父亲,但他不是一个好人,不是好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p>

这时,雪意外地停了。

下雪的时候,满眼是迷茫,天空好像还很亮。

现在雪一停,才发觉已经是傍晚,暮色四合,若不是满地的白雪,天地早已一片模糊了。

季季已经吃了第二个馒头。

他们抖落身上的雪。

丁一道:“半夜时,我们一定可以到达断剑崖?!?/p>

季季叹了口气,道:“只有死者才知道死者的寂寞和孤单,你不让我死,我也不想去断剑崖了?!?/p>

丁一道:“你不想去看看那棵长大的松柏?”

季季欲言又止。

轮椅继续在雪地上前行……

这时,在另一个地方,在一间温暖的卧室里,一个女人端着一只碗,碗里是冒着热气的燕窝汤。

这个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

她的胸脯紧靠男人的胸膛。

女人左手端碗,右手拿匙,舀了一匙,喂给男人喝下。

男人微闭着双眼。

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此刻很满足,很幸福。

女人一匙一匙,直到将一碗燕窝汤喂完了,才用她小巧的嘴亲了男人一下。

男人本来很安详,很满足,那女人亲他一下之后,他却皱了皱眉头。

女人道:“惊天,你是不是没有把握战胜他?”

被女人称作惊天的男人微笑道:“三娘,别担心,轩辕刀是不会败的?!?/p>

原来他就是“天下不败刀”轩辕惊天。

这个女人就是轩辕惊天的妻子杜三娘。

杜三娘道:“可是你今天的心情很乱……”

轩辕惊天道:“今天是大年初一,又大雪纷飞,一定是个好兆头?!?/p>

杜三娘道:“十三鹰奴说梨花有一个好朋友,但梨花从不要丁一的帮忙?!?/p>

杜三娘放下碗,站了起来。

她在屋里踱了两步,说道:

“可是,十三鹰奴说,丁一并不是那种不管朋友死活的人?!?/p>

轩辕惊天也站了起来,但他的眼睛仍旧闭着。

他手扶着杜三娘的肩,说道:“三娘,正月十五我跟梨花的决斗关系到轩辕惊天的声望与存亡,千万不可掉以轻心?!?/p>

杜三娘道:“惊天,我怕你……”

轩辕惊天道:“你怕我双目失明之后,不是梨花的对手?”

杜三娘望着他,忧伤道:“如果不是为了与梨花决斗,你就无须苦练轩辕惊天刀法最后一招‘刀外刀’,你的眼睛就不会失明了……”

轩辕惊天笑道:“三娘,我双目失明也许是天意,幸好我练成了‘刀外刀’,梨花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战胜我?!?/p>

杜三娘道:“谁也不知道梨花的武功有多高?!?/p>

轩辕惊天接道:“可是,‘刀外刀’的威力,也没有人知道?!?/p>

杜三娘还是担忧道:“惊天,你真的有把握?”

轩辕惊天沉默了一会,然后坚毅地点点头。

笃笃笃!

有人敲门

“谁?”杜三娘道。

“我,十三鹰奴?!?/p>

杜三娘并没有去开门,而是在床上坐了下来,继续问道:“外面的雪停了没有?”

“停了?!?/p>

“丁一呢?”

“丁一正往断剑崖而去?!?/p>

“梨花呢?”

“梨花送了一篮馒头给丁一之后,就不知去向了?!?/p>

“究竟去了哪里?”

“不知道?!?/p>

“饭桶!”杜三娘怒道:“不知道梨花的下落,为什么还要回来见我?”

“是的,我是饭桶,可是,我回来不是为了见你?!?/p>

“是不是来见我的?”轩辕惊天说道。

“是的,公子?!?/p>

“见我为什么不进来?”

“有人叫我送一封信给你,说从门缝里塞进来就行了?!?/p>

轩辕惊天惊讶道:“是谁叫你送信给我的?”

“那个人我也不认识?!泵磐獾氖ヅ?。

十三鹰奴始终没有进来,但他听了轩辕惊天的话,好像犹豫了一会,才接着道:

“那人的身手实在太快,我根本看不出他是哪门哪派的人物?!?/p>

杜三娘喝道:“来历不明的信,你怎可带它进来!”

十三鹰奴道:“他说公子看了就知道了?!?/p>

杜三娘正要发作,轩辕惊天道:“好了,你走吧?!?/p>

“是,公子!”

一阵脚步声渐远,屋子里,留下一封信。

信被拆开,轩辕惊天失声道:“幽兰花!”

一缕奇异的花香,立时弥漫了卧室。

信封里什么也没有,只一朵幽兰花。

断剑崖。

丁一终于将轮椅推到一座坟前。

这时,雪虽然不下了,但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跟一年前一样,坟前的松柏几乎长高了一倍。

季季始终不说话。

没有了父亲的孩子总是孤单的。

季季觉得,她不应该现在还活着,而且,养活她的,是她的杀父仇人。

季季还觉得,她应该死,一个连杀父之仇都不能报的人,就不配活着。

仇人就在她身旁,只要她愿意,她随时都可以用风花剑刺穿他的咽喉,可是她不能,她不能杀一个爱她的人。

她可以杀自己,却不能杀丁一。

如果她杀了他,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爱她了。而没有人爱的人,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可是,她绝不能放过丁一。

他杀了她的父亲,她一定要惩罚他,她要让他受到折磨。

就像默雪儿折磨她一样,她要让丁一饱受痛苦的煎熬。她知道他爱她,却不让他得到。

丁一用身体为她挡住寒风,说道:“季季,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杀你父亲?”

季季冷冷道:“不想?!?/p>

丁一道:“那么,你还恨不恨我?”

“恨!”

“要怎样才不恨我?”

季季长叹了口气,道:“要你杀了我……”

冰冷的白雪,漫山遍野,整个天地都在它的包围之中。

丁一的心很冷,他很绝望,他不能杀一个爱他的人,但也决不能杀他爱的人。

丁一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遥远,他是这个世上的孤儿,他很孤单,没有人理解他,关心他,给他快乐。

他忽然想起梨花。丁一的嘴角微微笑着,每次想起梨花,他都会不由的微笑。

梨花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在这个世上,唯一使他感到欣慰的是他有梨花这个好朋友。

他知道正月十五梨花要与轩辕惊天决斗。

这是一场生死决斗,为了家族的声望与荣辱,轩辕惊天一定会想办法打败梨花。

梨花武功是高得惊人,可是,他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而且轩辕世家一个家族。

只要是人,不可能永远不败,梨花也一样。

不单轩辕惊天号称天下不败刀,杜三娘手下那十三个鹰奴,哪一个不是顶尖好手?一个人对一个家族,梨花必败无疑。

他是梨花的好朋友,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这一次,就算梨花责怪他,他也要帮人。

可是,他不能丢下季季。

他知道默雪儿随时会来这里。

两个女人,一个是爱他的,一个是他爱的,本来,他应该娶爱他的人,可是,他却选择了他爱的。

丁一从来不后悔,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因为对与错,从来都是很难说清的。

最令他痛苦的,是有人伤害他爱的人,他却不能惩罚她。

因为,他不能惩罚一个爱他的人。

因为,他清楚他即使不惩罚她,她也已经很痛苦了。

又一阵风吹来,坟前的松柏上掉下纷纷的雪。

季季这时说道:“我们走吧?!?/p>

从他的话里,好像已经听不出憎恨与厌恶。

丁一一喜,借着白雪的反光,他看见季季正深情地望着他。

丁一很想俯身拥抱她,可是,他却没有迎着她的目光俯身,而是注视着被雪覆盖的坟墓。

季季的声音忽然又变硬变冷:

“你应该跟爱你的人在一起,不应该陪着我这个残废?!?/p>

丁一痛苦。他的风花剑在腰上凝立不动。

这时,天上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在地上沙沙作响。

轩辕惊天还在观赏这朵幽兰花。

虽然他双目失明,但他可以“看出”,这是一朵非常美丽的花:

精致,小而舒展?;ㄏ忝稚?,轩辕惊天和杜三娘整个人似乎已被染成“香人”。

在这个世上,恐怕没有哪一种花可以与它相比美。

杜三娘赞叹道:“真美……”

轩辕惊天道:“三娘,你知道幽兰花是如何生长出来的吗?”

杜三娘道:“江湖传说,幽兰花只有用肉作肥料,才会生长,不知传闻是真是假……”

轩辕惊天道:“当然是真的,你看,幽兰花蕊与骨朵,像不像人极力伸张的灵魂?”

顿了顿,轩辕惊天又道:“三娘,你有闻到花香之外的气息?”

杜三娘摇头道:“没有,我只闻到奇异的花香?!?/p>

轩辕惊天道:“你再闻仔细点?!?/p>

杜三娘的鼻子凑近幽兰花,深深吸了几口,还是摇头道:“只有花香……”

轩辕惊天凝重道:“可我却闻到了死亡的气息?!?/p>

“什么?”杜三娘惊道:“难道摘月宫……”

轩辕惊天打断了杜三娘的话,缓缓道:

“摘月宫是江湖上最凶残,最神秘的组织,它杀人的标记是一朵幽兰花,无论谁闻到这种花香,就得死?!?/p>

杜三娘失色道:“是不是轩辕世家曾与摘月宫结下仇怨,它要对我们下手……”

轩辕惊天在房内走了几步,说道:

“轩辕世家,不要说与摘月宫没有仇怨,就是跟江湖上任何门派,也不曾有丝毫过节?!?/p>

接着,轩辕惊天迟疑道:“除非……”

“除非什么?”杜三娘道。

“除非摘月宫不想我跟梨花决斗?!毙焖底旁谝沃凶?。

他的手上,还握着这朵芳香无比的幽兰花。

静,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只有花香,只有恐惧攫住了轩辕惊天和杜三娘的心。

轩辕惊天忽然叹了口气,低低道:“雪停了,又下大了?!?/p>

杜三娘仔细听,果然听见“沙沙沙”的落雪声。

雪落在屋外,屋子里很暖和。

丁一和季季的身上又落满了雪。

他们已经下了断剑崖,他们在雪地上艰难地行走。

丁一在想梨花。

丁一从来不过问梨花的行踪。

他只知道梨花是他最好的朋友,只要他需要,梨花总是会出现。

而梨花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知道梨花在哪里。

所以,就算梨花需要他帮忙,他也帮不上。

就像现在,梨花喝得酩酊大醉,倒在雪地里,他现在很需要有人扶他一把。

梨花喜欢喝酒,有九次是喝醉的。

唯一没醉的那一次,一定是酒喝到一半而有女人坐到他身边来的缘故。

梨花怕女人。

他怕女人不仅怕跟女人上床,而且一旦有女人走近他,他就会拔腿逃掉。

所以,梨花四十一岁了,还没有老婆。

现在,梨花躺在路边的雪地上。

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好像他喝了三缸酒似的。

而其实,他恰好喝了三碗酒。

三碗酒就醉成这样,他的酒量确实不怎样。

一个男人只有这点酒量,女人往往会笑话他。

老板娘就在心里暗笑梨花。

老板娘当然是女人。

对梨花来说,一个女人离他这么近而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实在是破天荒的事。

若在平时,无论他醉成什么样子,只要有女人走近,他便会拔腿逃得无影无踪。

现在,老板娘已经将他抱了起来,他还是没有反应。

是不是梨花死了?

如果没死,他一定遭受了什么巨大的重创。

老板娘抱起梨花走了两步,梨花就睁开了眼睛,他显得很平静,说道:

“你要将我抱到哪里去?”

老板娘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抱到家里去?!?/p>

梨花说道:“我没有家?!?/p>

老板娘道:“我的家就是你的家?!?/p>

梨花到:“这不一样?!?/p>

老板娘道:“怎么不一样?”

梨花道:“你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的家跟女人的家当然不一样?!?/p>

老板娘笑道:“没有女人,哪里来的男人?”

梨花道:“天下最贱的是女人?!?/p>

老板娘道:“那么你娘呢?”

梨花道:“我娘是妓女?!?/p>

老板娘道:“我也是妓女?!?/p>

雪再次下起来的时候,老板娘看见了一盏灯。

温暖的灯火照着的就是她的家。

梨花这时又说道:“你为什么要在酒里下毒?”

老板娘道:“不下毒你怎么会躺在这里?”

梨花道:“我躺在这里是因为我醉了?!?/p>

老板娘道:“你骗人?!?/p>

“我今年四十一岁,从未骗过一次人?!崩婊ㄋ?。

“从未骗过人的话,最不可相信?!崩习迥锼?。

“谁告诉你的?”梨花说。

“你?!崩习迥锼底判α似鹄?。

从她的笑声里,可以听出她还很年轻,最多不会超出二十岁。

“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厉害,今后,整个天下也许就是你的了?!崩婊ㄠ?。

老板娘又大笑起来,接着笑声一顿,说道:

“如果你真的醉了,现在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p>

梨花道:“我为什么要逃?”

老板娘道:“如果你死在这里,正月十五怎么跟轩辕惊天决斗?”

梨花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老板娘道:“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床上才会想起我究竟是谁?!?/p>

梨花惊道:“你说你要跟我上床?”

老板娘咯咯一笑,道:“不跟我上床,我干嘛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抱你回去!”

梨花现在已经躺在床上。

软绵绵的床,身上又不知盖了几床被子,梨花只露出眼睛和鼻子。

眼睛可以看出房间里的摆设,鼻子则可以闻到香气。

梨花最怕看见女人,最怕闻到这种香气,可是,他现在不得不看,不得不闻。

在女人和香气面前,梨花会变得浑身无力。

不要说他的穴道被老板娘封住了,就是穴道未封,他此刻也一动不敢动。

老板娘开始脱衣服。

她把外面臃肿的裘皮大衣脱掉,只剩下紧身的粉红色的内衣。

女人的美丽隐现无遗……

梨花想转脸,可是他的脖子僵硬。

他想闭上眼睛,又怕她作出更羞辱的动作,他不敢看,又只能死死地盯住她。

老板娘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她的双颊也粉红,她的眼睛神采奕奕。

梨花忽然闻到一股酒香。

只见她拿着一杯酒,对他说道:

“这是一杯陈年窖酒,酒里也不曾放毒,你喝了它吧?!?/p>

酒当然是好酒。

梨花闻到了酒香,口水直往肚子里流。

可是,当他看到她坚挺的丰乳时,他差点要晕过去。

她坐在床上,将他的头从被子里拔出来,用臂弯枕着他的脖子,注视着他,说道:

“现在是不是不想逃了?”

梨花的嘴唇有些扭曲,他忽然叫道:“贱女人!”

她不怒,反笑道:“女人天生都是贱的?!?/p>

顿了顿,叹道:“可惜天下的男人个个都少不了贱女人……”

她说着脸一顿,冷冷道:“要是你不喝,我会杀了你,你信不信?”

梨花也叹了口气,说道:“我信,我当然相信?!?/p>

她笑道:“你错了?!?/p>

梨花道:“我知道我错了?!?/p>

“哦?”她吃惊道:“你怎么错了?”

梨花道:“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p>

“我是谁?”

“十二鹰奴?!?/p>

她注视梨花良久,才道:“是的,我是十二鹰奴?!?/p>

梨花闭上眼睛道:“你杀了我吧?!?/p>

丁一决定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阻止轩辕惊天与梨花决斗。

他不能失去梨花这个朋友,如果轩辕惊天杀了梨花,那么,他一定要杀轩辕惊天。

丁一很想把他这个想法告诉轩辕惊天,让他知道,梨花是他最好的朋友,谁也不能杀他。

丁一不禁加快了脚步。

他没有回头去看他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他知道,这么大的雪,脚印不可能留下很长时间。

幸好是雪天,不然,现在是夜里最黑暗的时刻,他们根本不能行路。

冷是冷了点,但寒冷是可以抵御的。

他知道这么冷的天,季季也不会冷。

因为她穿的,是世界上最耐寒的保暖的冰熊皮。

只要人的身体还有一丝暖意,冰熊皮就可以使这丝暖意永远不散。

他不担心季季无法抵抗雪夜的寒冷,却担心她经受不住心的冷漠与绝望。

因为,只有来自内心的冰冷和伤害,才是致命的。

丁一说道:“季季,别怪默雪儿了,好不好?”

他不知道这时为什么会想起默雪儿。

季季冷漠道:“连你都可以原谅她,我还有什么不可以呢?”

她的话使丁一心痛。他很清楚她的弦外之音:

连伤害你心爱的人你都可以不计较,那么,你还配喜爱一个人吗?

丁一有些后悔。他不该说这种话,这只能伤害她。

可是,他能杀了默雪儿吗?他能砍断默雪儿的双腿吗?

丁一道:“季季,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p>

季季道:“真的吗?”

丁一道:“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发誓?!?/p>

季季道:“如果有人伤害我呢?”

丁一道:“我一定舍身阻止?!?/p>

“如果难以阻止呢?”季季幽幽道。

“不可能?!倍∫坏溃骸盎姑挥腥四艽游业姆缁ńO绿庸??!?/p>

“你的风花??梢宰柚贡鹑?,却不能阻止自己?!奔炯镜纳舯缺┗估?。

丁一惊道:“我自己?”

沉默了一会,然后喃喃道:“你说我会伤害你……”

季季依旧冷冰冰道:“是的,是你在伤害我?!?/p>

丁一的脚步顿了一下,他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奇痛无比。

但他并没有停下来。

只听季季又道:“你说风花??梢陨彼蓝∫?,可以阻止丁一继续伤害季季吗?”

季季的声音不仅冷,而且绝望:

“自从我跟丁一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过一天的快乐。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一定会使我爱的人开心,可是丁一没有,他以为他很高贵,他是世界上最高贵的杀手,他的风花剑天下无敌,可是,他却不敢杀死砍断我双腿的人。

“我讨厌他,憎恨他,我永远也不想再看见他……”

丁一终于停了下来。他仰脸,雪花像冰块,砸在他脸上,针刺一般疼痛。

突然,丁一丢下轮椅,丢下季季,往前狂奔。

雪更大了。

雪地里,只剩下季季和她孤单的轮椅。

轩辕惊天的眉头紧锁又舒开,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

杜三娘道:“惊天,别去想了,是祸躲不过,如果摘月宫真的要下手,我叫鹰奴们全部回来?!?/p>

轩辕惊天将手中的幽兰花捏得粉碎,说道:

“我并不担心摘月宫,而是在想正月十五与梨花一战?!?/p>

杜三娘道:“我已经传令鹰奴,密切监视梨花的行踪?!?/p>

轩辕惊天道:“风花剑丁一是梨花最好的朋友?!?/p>

杜三娘道:“放心好了,就算他是梨花的好朋友,到时候他也不会帮他的?!?/p>

“哦?”轩辕惊天笑道:“三娘有什么办法?”

“等你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了?!倍湃锏?。

“谁?”

“季季?!?/p>

“季季?”轩辕惊天道:“季季已经残废,丁一与她寸步不离,天下恐怕没有人能够从丁一的风花剑下抢走季季?!?/p>

杜三娘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此刻,季季已经在鹰奴的掌握之中?!?/p>

丁一狂奔了一阵,猛然醒悟,待他返回去时,雪地之中已不见了季季。

丁一叫道:“季季,季季!”

回应他的是沙沙的落雪声。

丁一再大叫:“季季,你在哪里?我回来了!”

雪地上,连一个脚印也没有了。

丁一仰天骂道:“可恶的大雪,为什么这么快就将脚印掩盖掉!”

丁一叫了一会,又呆了一会,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他躺在雪地上,让雪落在他的身上。

他不想起来,他要让雪将他埋掉。

他睁着双目,眼前一片迷茫。飞舞的雪花张牙露齿,一派狰狞。

他什么也不想,脑海里什么也没有了,仿佛一切记忆都消失了。

忽然一个人影跳了进来——

梨花。

丁一在绝望的时候又想到梨花,梨花的笑容温暖了他的心。

丁一醒道:“要是我就这样死去,今后谁去照顾季季?

“梨花曾帮过那么多忙,正月十五他就要与轩辕惊天决斗,我怎能不帮他一次就死呢……”

想到这里,丁一从雪地上跃起,抖落雪花,往前飞掠。

就算丁一知道梨花落难,就算丁一飞掠得再快,他也来不及解救梨花。

因为,十二鹰奴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刀。

这把刀,像闪电一样切向梨花的脖子。

谁也不能从这么快的刀速之下救走梨花。

看来,梨花这一次是死定了。

十二鹰奴在刀切下去的时候,也忍不住得意地一笑。

虽然这一笑并没有影响快刀下落,但快刀已经有了千分之一秒的停滞。

就是这千分之一秒的时间,给了梨花一次机会。

刀光闪过,枕头上的梨花已经不见了。

十二鹰奴花容失色。

但她的刀还是切下去,划破了枕头。

她不相信点了穴道的梨花可以从床上逃走,她怀疑梨花是躲进渗透床里去了。

枕头被切成两半,里面的绒毛一丝丝飘了出来。

枕头里没有。

十二鹰奴还是不相信,刀顺势滑向被子。

五床被子全部割开,仍不见梨花。

梨花这时正坐在桌子旁边。

他已经一连喝了三杯陈年窖酒。

酒香溢满了房间。

十二鹰奴颤声道:“你……是人,还是鬼?”

“当然是人?!崩婊ǖ溃骸肮碓趺椿岷染??!?/p>

十二鹰奴又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梨花道:“我已经杀了你了?!?/p>

十二鹰奴惊道:“什么!你说我已经死了?”

梨花道:“你以为你还能活多久吗?”

十二鹰奴忽然笑了起来,她转身道:“你以为你真的能杀我?”

十二鹰奴的话刚说完,梨花就已经趴在桌子上了。

十二鹰奴走过去,她举着刀,刀光映着梨花的脖子。

十二鹰奴冷笑道:“我已经在酒里下了剧毒,你终究逃不出我的计算?!?/p>

说着,刀慢慢地切了下去……

刀速很慢??墒?,那刀不是切梨花的脖子,而是切自己的脖子。

十二鹰奴不是在酒里下毒了吗?她不是胜券在握吗?她怎么还要自杀?

没有一个人愿意死,尤其是当自己马上就要得手的时候。

十二鹰奴美丽的脸变得惨白,她充满了恐惧,她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的刀曾这样杀过许多人,她从未失手过一次。

可是这次她失手了。

失手就是死。

十二鹰奴,这时才相信,杜三娘说的都是真的,梨花是不败的,梨花无敌。

梨花这时慢慢站了起来,他好像真的喝醉了。

他推开窗门,冷风夹着雪迎面扑进来,他浑身一哆嗦,赶紧关上窗门,踉跄了几步。

这次,梨花真的醉了。

不过,他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十二鹰奴死了。

他还清楚,杀死十二鹰奴的,一定是宫娥。

宫娥是梨花许多朋友当中的一个。

梨花自己也不知道,他看见十二鹰奴切了自己的脖子时,就想到了宫娥。

因为除了宫娥,天下不会有人这么喜欢用别人的刀切别人的脖子。

宫娥其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乞丐。

三年前,宫娥快要被饿死的时候,梨花便送给他一箩筐的馒头。

宫娥虽然饿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他看见一箩筐馒头时,竟大声对梨花说道:“今天你救了我一命,日后我一定还你一命?!?/p>

梨花当然不相信宫娥说的是真的,他也从没有想过要宫娥报答他。

可是,当以为制服了十二鹰奴,又中了十二鹰奴之计喝下陈年窖酒的时候,他就真的希望有人能救他一命。没想到宫娥真的救了他。

宫娥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看见宫娥从床底下爬出来。

梨花吃了一惊。

因为三年前,宫娥虽然饿得没了人样,但他头上还有一头又脏又乱的头发,现在,他竟然当了和尚。

其实,只要与佛有缘,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佛门弟子,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奇怪的是,宫娥既然当了和尚,就应该六根清静,坚守佛门戒律,他怎么可以随便牵着女人的手呢?

女人的手很白。

宫娥从床底下爬出来,一个女人也跟着爬出来了。

看见女人,梨花就想逃。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醉了,他还没有抬脚,身体就倒在了床上。

轩辕惊天现在最担心丁一会突然找到他。

对丁一,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也许是江湖上关于风花剑的传说令他害怕。

他从没有见过丁一。

他不知道丁一长得怎么样。

他曾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柄剑打败。

他很伤心,因为那时候,轩辕刀是天下永远不败的刀,江湖上还没有出现丁一的风花剑。

就在他做梦后的第三天,他就听到了关于丁一风花剑的传言。

轩辕惊天一向高傲自负,可是,当他听到传言的时候,足足呆了五分钟。他知道这不是梦,这是冥冥之中的神在提前暗示他。

他的生命将结束在丁一的风花剑下。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恐惧,他苦练轩辕刀最后一招“刀外刀”,其实不是为了与梨花决斗,而是为了丁一。

他这个胸中的秘密,连杜三娘也不知道。

幽兰花香还在弥漫。

轩辕惊天却有些困了。他想睡觉。

这时又有人敲门。

杜三娘说:“有没有带她来?”

门外有人说道:“带来了?!?/p>

杜三娘笑着对轩辕惊天说道:“我说得没错,季季果真气走了丁一?!?/p>

这时,门开了,一辆轮椅慢慢滑过来,轮椅进来之后,门又自动关上了。

可是,轩辕惊天仍很困,他懒懒道:“夜深了,都去休息吧?!?/p>

夜,已经很深,可宫娥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笑眯眯的,光光的脑袋。他看上去像一尊弥勒佛。

这女人却长得秀气。她贴着宫娥坐着。

宫娥说道:“流星,这就是梨花?!?/p>

流星就是这个女人。流星低眉道:“梨花原来是一个酒鬼?!?/p>

宫娥道:“梨花是酒鬼,可是他从来都喝不醉,如果没有人在酒里下毒?!?/p>

流星的头倚在宫娥的肩上,说道:“你看他不是醉了吗?”

宫娥望着她,道:“这都是你的功劳?!?/p>

流星娇笑道:“为你,我做什么都可以?!?/p>

宫娥兴奋道:“真的?”

流星用手打了一下宫娥的背,说道:

“当然是真的,我背叛师父跟着你,为的是什么?”

宫娥好像有意逗她,道:“为什么?”

流星羞红了脸,嗔怒道:“再说,我割了你的命根子?!?/p>

说着哈哈笑起来,笑得肆无忌惮。

宫娥打着手势道:“别吵,当心吵醒了他?!惫鹚蛋找恢复采系睦婊?。

梨花睡如死猪,就是割了他的脖子,他也绝对不会醒。

流星依旧笑道:“他已经中了我的独门迷药,就算他醒来,也只会乖乖听我的吩咐?!?/p>

流星说着又格格笑道:“就像你一样?!?/p>

宫娥垂首道:“是的,流星?!?/p>

流星用手摸着宫娥的光头,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摸你的头吗?”

宫娥显得很不自在,但他仍笑道:“知道,我当然知道?!?/p>

流星道:“你说给我听听?”

宫娥迟疑了一会,道:“因为我的头跟别人的头不一样?!?/p>

流星刚刚还笑嘻嘻,这时沉下脸,冷冷道:

“你的头不也是,眼睛鼻子耳朵再加上一张吃不饱的嘴,有什么不一样?”

宫娥一惊,他似乎很紧张,失措道:“这……那……”

流星忽地又笑了,说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

宫娥道:“我,我怕……”

流星道:“你怕我忽然改变主意杀了你,对不对?”

宫娥的光头上好像起了微微的疙瘩。

只见流星又笑着,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取名流星吗?”

宫娥这时默不作声了。

流星拍着宫娥脸上的肉道:“你说,我不会改变主意的?!?/p>

“因为流星的命总是很短?!币桓錾羟崆岬?。

“你说什么!”流星怒目瞪视着宫娥。

宫娥分辩道:“不,那不是我说的?!?/p>

流星更怒道:“不是你在说,还有谁!”

“还有我?!?/p>

梨花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眼睛还是睁不开,他说道:

“你怎么把我给忘了?”

流星一怔,然后笑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中了我的独门迷药,没有我的解药,三天之后便会七窍冒血而死?”

“知道?!?/p>

梨花依旧闭着眼睛道:“我当然知道这是真的?!?/p>

“知道还不乖乖地躺下?!绷餍抢淅涞?。

梨花道:“我这个人有个习惯,一旦坐起来,就不想很快又躺下?!?/p>

流星道:“如果早知道你有这个坏毛病,我应该先把你的脖子割下来?!?/p>

“可惜现在知道也晚了?!崩婊ㄌ玖丝谄?。

流星望着梨花,笑道:“我想你大概弄错了我是谁了……”

“没错,我知道你是短命的人,消失得跟天上的流星一样快?!?/p>

梨花说着睁开他醉意朦胧的双眼。

梨花的神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玄幻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3-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3-20
  • 不限流量套餐别再玩“误导性遗漏”套路 2019-03-19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3-19
  • “陪堂妈妈”上课3000多节 班主任:她去中考没问题 2019-03-1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 2019-03-17
  • 你咋看高考大数据专业成热门? 2019-03-17
  • 李克强: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 2019-03-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专访塔尼亚·门罗:中国式创新规模很大,规划长远 2019-03-16
  •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9-03-15
  • 转基因破坏营养,草甘膦威胁作物 2019-03-14
  • 重磅!新组建的国家税务总局江西省税务局首任一把手确定 2019-03-13
  • 安徽省合肥市“互联网+政务服务”提速 2019-03-12
  • 210多套古中东文物在港展出 重现奢华时代 2019-03-11
  • 527| 873| 254| 994| 766| 181| 544| 205| 222| 242|